瓷界无痕《瓷界无痕》正文 第12章 起飞(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瓷界无痕》正文 第12章 起飞(三)

小说:瓷界无痕 作者:乌羽草衣

    “刘秘书长,那钱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这有件事你得帮忙!”李鸿飞暗中透露出一个消息,私下里找他帮忙。

    得到这个讯息的刘秘书长破涕而笑,不过效果之后,他心里不由地怨恨着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老是要折腾自己呢?有话不能明白的说吗?害老子给你下跪磕头的,这不是成心耍猴吗?

    只见他眼皮一翻,笑呵呵的说“李总,你开玩笑吧,我能帮什么忙?”

    “当然能帮,要不然我怎么会找你呢?”李鸿飞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进行短暂的安抚。

    既然找我帮忙,干嘛还和老子作对。刘秘书长又派生出一副官威,一扫前面的窝屈模样,将头微微一仰,说道“有事就说。”

    “陵康公司扩建的手续问题,你得帮忙办。”李鸿飞瞧出了他翘尾巴的苗头,心里觉着好笑,真的是给你灰你就蹬鼻子上脸,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这个我可办不了,再说,也不归我管呀。”刘秘书长拉长脸,一副与己无关、幸灾乐祸的样子。

    “刘秘书长,我知道你有办法。”李鸿飞开始抬轿子,言语中尽量让他听起来舒服。

    “有办法?有什么办法?”他索性将双手往怀里一抄,漠然的说。

    “你和负责招商引资的副市长的那层关系,我可是有所耳闻。这事找你一定能办妥。”李鸿飞突然点拨了一下对方,让他知道眼前的事他必须得帮着办。

    轮到刘秘书长傻眼了,自己的这层关系他怎么知道?这可是不为人知的秘密啊。李鸿飞这小子咋知道的呢?照眼下这情形不办还真的不行,自己屁股上本就不干净,再加上这一桩想躲就躲不掉。于是,他打着哈哈对着李鸿飞说“既然李总求到我,我再不帮忙那就真的是说不过去了。”

    “还是刘秘书长格局大,我就静候佳音。”李鸿飞双手一拱,顺口说了声“谢谢”!

    “客气了,我还得谢谢李总今儿帮我做中间人。”刘秘书长一拱手,很世故的笑了笑。

    “举手之劳,不必在意。”李鸿飞扬扬头,算是了结了此事。

    刘秘书长总算明白了自己像蚂蚱一样被李鸿飞死死的捆在一起,想要挣脱这根麻绳目前还很困难,他只是笑笑,最后相继离开。

    李鸿飞搞定刘秘书长之后自信的回到了家中,邓琳琳一见他便问“鸿飞,这几天你在忙什么呢?”

    “忙公司扩建的手续。”李鸿飞自豪的说。

    “你去跑手续啦?”邓琳琳异常高兴的围在李鸿飞的身边,还以为李鸿飞只顾着他在广东的生意,没想到他心里还是记挂着陵康公司。这一点已然令邓琳琳感动。

    “今天和一个朋友吃饭,正巧遇见了刘秘书长,这事就敲定了。”李鸿飞说的轻巧,就像画一幅风景画一般。

    “真的?”邓琳琳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倒不是怀疑他的能力,只是觉得太巧啦的缘故。

    “难道骗你不成?”李鸿飞微笑着看着她。

    “哇,厉害。奖励一个!”说着,邓琳琳嘟起小嘴在李鸿飞的脸上烙上了一个滚烫的唇印。

    “琳琳,为什么你爹不出面呢?”李鸿飞感觉到纳闷,要说关系,老丈人的关系才是最铁的。

    “我想,事事都找他的话,我这个总经理也就到头了。做事一定要有担当,要有责任感,事业心!”邓琳琳振振有词的谈论道。

    “所以,你想摆脱刘总的一些阴影。”李鸿飞总算是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嗯。我不喜欢企业都按照社会关系学里的人脉关系去牵针引线。”邓琳琳有她自己的思维方式,她有她做人的道理。

    “话虽如此,可实际操作很难,中国就是一个人情社会,你不用这些关系,并不代表别人也不用。”李鸿飞善意的提醒着她。

    “这些我都知道,少一分是一分吧,人情欠多了还起来也不容易。”邓琳琳的话不无道理,谁都不是傻子,不能老是让你占便宜啊。邓琳琳查了一笔公司的旧账,光是人情开支都是好几百万,照这样下去,企业不被拖死也会被累死,若是与某个贪官污吏粘上了边,不死也会脱一层皮。企业最怕的就是大伤元气,一旦停业整顿,这个法人代表就是众矢之的,好的、不好的统统地扣在了你的头上,在精神上你就伤不起。这就是为什么邓琳琳不去用刘志康省上的关系,或许一个电话就省去了跑路的流程。

    李鸿飞并不认同她的观念,他一直强调借力,他深知草船借箭的道理,上万只箭若要亲自造的话,不但费时费电费马达,而且还不一定造的好,造的合格!在他的经营管理理念中,能借力的一定要借力,能用关系和钱解决问题的那都不是问题。

    两人观点不同,立场也有些偏差,好在目标一致,都是为公司的发展着想。

    “我知道你想说服我,而我也想说服你,与其这样,我们各自保留自己的意见和观点,让时间来检验孰对孰错。”邓琳琳笑了笑,她聪明的避免了两个人因观点不同而引起的纷争。

    “在这个事上,我只看结果。”李鸿飞也阐述了他的个人观点。

    邓琳琳听后表示赞同,毕竟他只是在这个事上的观点不同。

    “难得你还在为公司出力。”邓琳琳表示赞赏。

    “虽然我离职了,可我依旧心系公司,再说,还有你,我总不可能不为你排忧解难吧。”李鸿飞情深意浓的看着她,眼里全是温柔。

    “我几次让你回来帮我,你都不肯,你是不是又有什么想法?”邓琳琳试探性的问道。

    “公司目前已经走上正轨,年轻一代的骨干也该出来锻炼了,我隐退下来正是时候,这样公司才能有序的发展。”李鸿飞站在大局的高度,一直没答应邓琳琳回来工作。

    “你的想法固然好,可我担心后面的人才跟不上。”邓琳琳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这些日子没我的存在不也干得好好的吗?放开手,让他们大胆的干,工作中不怕出错,重要的是我们把关的人一定要把好脉,好好的引导他们。”李鸿飞说出了自己的心得,这也是他平常在工作中一直强调的事。

    “鸿飞,你最近忙吗?”邓琳琳突然转移了话题。

    “不忙,该忙的都忙完了。”李鸿飞寻思着她小脑袋里又想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如果你有时间,我想请你给销售部讲讲课。”邓琳琳顺势引出了正题。

    “讲课?你知道我的文化不高,当老师可有难度。”李鸿飞面露难色,他想推托。

    “你就用平民化的语言,用大家都听得懂的话来讲就可以了,在这里又不需要华丽的词藻来修饰,再说你讲高深了,谁听得懂啊?”邓琳琳一番道理下来,让李鸿飞明白了许多人生长河中还没有搞明白、搞透彻的事。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