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科举之路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八章 下官不会喝酒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八章 下官不会喝酒

小说:农家科举之路 作者:顾家十八

    【防盗章节,明早替换】

    【防盗章节,明早替换】

    【防盗章节,明早替换】

    【防盗章节,明早替换】

    【防盗章节,明早替换】

    苏琉玉不想去。

    但又抵不过老爷子盛情。

    特别是他袖兜兜里面的银子。

    作为大梁退休主帅,那养老金和退休金可是足足的。

    苏琉玉准备先抱上大腿,当个乖乖孙儿,再想着卷铺盖走人。

    “将军府就不去了,孙儿还要在府里教书,空了再去看祖父就是。”

    瞿老将军眼睛一瞪。

    苏琉玉顺势挽上他胳膊,补了一句。

    “每日下朝回家用膳。”

    “这还差不多。”

    第二日。

    大梁朝中,多了一个平平无奇默默无闻的从七品小员。

    作为关系户,内阁同僚是正眼都不带瞧她的。

    想想也对。

    政三省是什么地方?

    文臣议政处,这里的大臣都是正儿八经的科举考生,熬资历熬上来的。

    对于走后门抵缺进来的小员,哪凉快哪呆着去。

    苏琉玉图个清静,也准备混混日子。

    这乖乖孙儿的人设不能崩不是。

    可偏偏,总有人就是看不过去。

    “去把墨条拿过来,替本官研墨。”

    “把这堆文书都赶紧处理了,做事麻溜点。”

    “还有,咱们的请安折子你都送上去没有,还不快点。”

    苏琉玉入朝,分到了七品内阁典籍的门下任职,这位上司姓田,长的清瘦,是寒门进士出身,三十多岁,熬了五年也才不过是升到七品,要往上升,怕是还要等许久。

    所以,对于这位一进来就从七品的小员,是百般刁难。

    苏琉玉哪里有过这待遇?

    她入朝就是最尊贵的位子,受天于命,尽览皇权,哪里从底层干过。

    更别说替人研墨,做奴才的活。

    “怎么?这就受不住了?想当初本官刚刚入朝的时候,做事那可是尽心尽力,这内阁,可不是混日子的地方。”

    “”

    苏琉玉把墨条递给他。

    “下官刚刚入朝,对朝政还不精通,还需大人多多提携。”

    “免了免了,本官最烦就是你们这些溜须拍马,做实事,懂不懂。”

    内阁典籍寻到个机会教训,那是分分钟口若悬河,听的苏琉玉耳朵嗡嗡响。

    她算是明白了。

    这位上司,就是不会人情世故。

    不喜欢讨好人,只会闷头苦干,这升职加薪的机会自然轮不到他。

    “大人教训的是,下官定牢牢谨记。”

    苏琉玉赶紧止住他的滔滔不绝,再听耳朵都起茧子了。

    田大人扫了一眼恭恭敬敬的苏琉玉,心里消气不少。

    他也就是看不上这种官二代,但苏琉玉多知礼,完全没有抵缺进来的傲气,也不想折腾她了。

    “好了好了,你把这里收拾一下,今日下朝,要去侍读大人府上一聚,你跟着我一起。”

    “”

    这算不算是,部门聚会?

    “这位可是正六品,你仔细着点。”他嘱咐一句。

    “”

    正六品

    这官职,以前她是连面都见不上了。

    能入朝理事的都是从四品以上,这种掌勘校小臣,压根没机会面圣。

    看着自己上司谨慎的样子,苏琉玉想了想。

    “那下官这就去备礼。”

    “送什么礼?侍读大人一生清廉,我等同僚不过是聚上一聚,何需送礼。”

    “”

    才怪。

    苏琉玉不想去。

    但又抵不过老爷子盛情。

    特别是他袖兜兜里面的银子。

    作为大梁退休主帅,那养老金和退休金可是足足的。

    苏琉玉准备先抱上大腿,当个乖乖孙儿,再想着卷铺盖走人。

    “将军府就不去了,孙儿还要在府里教书,空了再去看祖父就是。”

    瞿老将军眼睛一瞪。

    苏琉玉顺势挽上他胳膊,补了一句。

    “每日下朝回家用膳。”

    “这还差不多。”

    第二日。

    大梁朝中,多了一个平平无奇默默无闻的从七品小员。

    作为关系户,内阁同僚是正眼都不带瞧她的。

    想想也对。

    政三省是什么地方?

    文臣议政处,这里的大臣都是正儿八经的科举考生,熬资历熬上来的。

    对于走后门抵缺进来的小员,哪凉快哪呆着去。

    苏琉玉图个清静,也准备混混日子。

    这乖乖孙儿的人设不能崩不是。

    可偏偏,总有人就是看不过去。

    “去把墨条拿过来,替本官研墨。”

    “把这堆文书都赶紧处理了,做事麻溜点。”

    “还有,咱们的请安折子你都送上去没有,还不快点。”

    苏琉玉入朝,分到了七品内阁典籍的门下任职,这位上司姓田,长的清瘦,是寒门进士出身,三十多岁,熬了五年也才不过是升到七品,要往上升,怕是还要等许久。

    所以,对于这位一进来就从七品的小员,是百般刁难。

    苏琉玉哪里有过这待遇?

    她入朝就是最尊贵的位子,受天于命,尽览皇权,哪里从底层干过。

    更别说替人研墨,做奴才的活。

    “怎么?这就受不住了?想当初本官刚刚入朝的时候,做事那可是尽心尽力,这内阁,可不是混日子的地方。”

    “”

    苏琉玉把墨条递给他。

    “下官刚刚入朝,对朝政还不精通,还需大人多多提携。”

    “免了免了,本官最烦就是你们这些溜须拍马,做实事,懂不懂。”

    内阁典籍寻到个机会教训,那是分分钟口若悬河,听的苏琉玉耳朵嗡嗡响。

    她算是明白了。

    这位上司,就是不会人情世故。

    不喜欢讨好人,只会闷头苦干,这升职加薪的机会自然轮不到他。

    “大人教训的是,下官定牢牢谨记。”

    苏琉玉赶紧止住他的滔滔不绝,再听耳朵都起茧子了。

    田大人扫了一眼恭恭敬敬的苏琉玉,心里消气不少。

    他也就是看不上这种官二代,但苏琉玉多知礼,完全没有抵缺进来的傲气,也不想折腾她了。

    “好了好了,你把这里收拾一下,今日下朝,要去侍读大人府上一聚,你跟着我一起。”

    “”

    这算不算是,部门聚会?

    “这位可是正六品,你仔细着点。”他嘱咐一句。

    “”

    正六品

    这官职,以前她是连面都见不上了。

    能入朝理事的都是从四品以上,这种掌勘校小臣,压根没机会面圣。

    看着自己上司谨慎的样子,苏琉玉想了想。

    “那下官这就去备礼。”

    “送什么礼?侍读大人一生清廉,我等同僚不过是聚上一聚,何需送礼。”

    “”

    才怪。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