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国医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氢氧化钠误服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氢氧化钠误服

小说:全职国医 作者:方千金

    <!--go-->

    看到村上石郎和方寒陈远两个人打招呼,周伟学有些诧异。

    “周院长。”

    皮兴河急忙迎了上去。

    “周院长,这位是江中院的方寒方医生和陈远陈医生。”

    皮兴河急忙给周伟学介绍。

    “原来是方医生。”

    周伟学急忙笑着和方寒打招呼,说着还责怪皮兴河:“方医生过来了,你也不告诉我一声,真是的。”

    这几天方寒就在省二院那边,这件事蓝中市医疗圈不少人都知道了。

    蓝中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医院和医院之间,一些医生也是有联系的,方寒在二院好几天了,这事也是一些医生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那家医院来了一位专家,来了一位名医,出了什么事,这些都是医生们平常聊的八卦。

    村上石郎和方寒的事情现在一些医院的医生或者护士有的都听说了,只不过还没有彻底传开,周伟学并不知道。

    不管知道不知道,方寒现在毕竟已经是全国名医了,既然来了第二医院这边,周伟学自然还是要有属于自己的态度。

    “周院长,怪我。“

    皮兴河急忙赔笑:“主要是方医生一直忙着,我也不是很确定,所以之前就没和您打招呼。”

    “村上医生,方医生,今天两位能来我们市第二医院,真是让我们医院蓬荜生辉。”

    周伟学非常热情,脸上的笑容褶皱非常明显。

    村上石郎能来,周伟学觉的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没想到方寒竟然也来了。

    虽然在周伟学心中,村上石郎的地位更高一些,可有个搭头,没人会嫌弃吧?

    “方医生,村上医生,外面热,咱们先里面请?”

    周伟学热情的招呼。

    村上石郎的身子有些僵硬,他是有些不想进去了。

    只是事已至此,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吧。

    看到方寒对村上石郎来说只能算是恶心,可要是就这么走了,那就有些丢人了。

    方寒和村上石郎陈远三个人被周伟学一群人拥簇着进了市第二医院。

    一边走,周伟学还一边找着话题。

    “村上医生和方医生是之前认识?”

    “嗯。”

    村上石郎点了点头,他倒是想不认识呢,可问题这东西不是你想或者不想就可以的。

    “既然村上医生和方医生认识,那就太好了。”

    周伟学还没看出端倪,笑着道:“村上医生您是国际著名的脑外科专家,方医生也是精通脑外科领域的,等会儿村上医生和方医生肯定能有很多共同话题。”

    村上石郎张了张嘴,共同话题有没有他不清楚,共同手术的话,他是一点也不怎么喜欢。

    “周院长,我们方医生这次过来只是应皮主任的邀请,去中医科那边看一位患者,就不掺和村上医生那边的事情了。”

    陈远笑着插了句嘴。

    陈远也看出来了,人家村上石郎好像不怎么乐意看到方寒。

    而方寒今天下午过来也没有在市二院这边做手术的打算,所以他就提前说一声。

    村上石郎微微松了口气。

    只要方寒不在边上,那就能舒服好多,真要被方寒看着,做手术都不自在。

    周伟学却没有看出村上石郎的轻松,笑着道:“方医生既然来了,共同探讨一下.......”

    皮兴河急忙凑到周伟学耳边低声道:“周院长,方医生今天过来是为了陶老孙子的的事情.......”

    周伟学一听,这才急忙改口:“既然中医科那边还有患者,那方医生就先去看看患者吧。”

    “方医生,那咱们先去病房?”

    皮兴河客气的询问方寒。

    “嗯,好。”

    方寒点了点头,向周伟学打了声招呼,也客气的向村上石郎打招呼:“那村上医生,我就先过去了,下次有机会咱们再聊。”

    “好。”

    村上石郎表情僵硬,不情愿的应了一声,心中则禁不住嘀咕,希望永远不要再有下次了。

    之前在手术室,还稍微好一些,毕竟戴着口罩,方寒带给他的压迫也就是身高和技术两个层面的,可现在摘了口罩,在看到方寒的面庞,那压迫就变成了三个方面了。

    一位比自己水平高的医生,本就不怎么让人喜欢了,一位比自己水平高,还比自己个头高很多的医生,那就更不怎么让人喜欢,一位比自己水平高,还比自己个头高很多,还比自己帅很多的医生,那就永远不要见好了。

    对于丑矬的村上医生来说,他一直奉行的是,自己虽然没有别人个头高,但是他却比别人水平高,他虽然没有别人帅,却比别人有本事。

    可当一位比他帅还比他高还比他有本事有水平的人出现之后,对村上石郎来说就无异于噩梦了。

    ......

    “方医生,这边。”

    皮兴河带着方寒和陈远,到了中医科的住院部,一边走皮兴河还一边给方寒说着情况。

    “方医生,患者是我们甘州省陶老板的儿子,陶老这几天也天天来医院这边,患者住院都有好几天了,陶老的脾气有些不太好,您等会儿一定要多担待。”

    “皮主任放心,如果不是非原则性问题,我们方医生对患者和患者家属都是很容忍的。”

    陈远及时的插话。

    “嗯,其实陶老板还好,就是陶老,这几天有些不耐烦,总觉的我们医院治疗了这么久,患者一直没什么起色。”

    皮兴河笑了笑。

    “患者具体什么情况?”

    方寒问。

    “孩子做化学实验的时候,没注意把氢氧化钠水喝下去了。”皮兴河道。

    “氢氧化钠?”

    方寒脚步一停:“食道灼伤?”

    氢氧化钠,也称苛性钠、烧碱、固碱、火碱、苛性苏打,具有强碱性,腐蚀性极强。

    方寒虽然是中医,可也是从高中一路考上去的,自然知道氢氧化钠的属性。

    “嗯。”

    皮兴河点了点头:“食道被灼伤成三四公分长的一段一段的,粗的地方大概有手指粗细,细的地方也有针线那么细,送到急诊之后,那边的建议是食管切除重建,可孩子今年才十八岁,这个手术要是做了,影响可就太大了,所以先采取保守治疗的方案。”

    食管切除重建术是指切除部分食管后重新连接食管与肠胃道的手术,这种手术主要针对的是食道癌患者。

    通常来说,食管切除重建,大都是把病变的一部分食管切除,除用胃或缝合成管状的部分胃组织连接上段食管外,还可以游离一段带血供的空肠或结肠连接于上段食管切断与胃之间,重建进食通道。

    可患者的情况,如果采用食管切除重建,除非把整个食道换掉,风险大不说,术后影响也是相当大的,患者要是五六十岁,这样的建议患者家属可能还会接受,可患者今年才十七八岁,还是正在上高二的学生。

    “这么严重?”

    陈远也吃了一惊,这算是相当严重的情况了。

    “浓度比较高,服用的比较多,当场就进行催吐,可即便如此,也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后果。”皮兴河道。

    说着话,皮兴河就带着陈远和方寒到了病房。

    还没进门,皮兴河的脸色就变了变,病房里面除了孩子的爷爷陶老和母亲等家属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人和一位三十来岁的年轻人。

    年轻人皮兴河不认识,可老人皮兴河却认识。

    卓向民!

    宁州省的著名老中医。

    患者是他们甘州省陶老板的儿子,这一段时间陶家也请了不少医生过来,中西医专家都有,只是往常都是王不见王,这个专家来,那个专家走。

    方寒现在也是全国名医,和卓向民遇上,这就有些对不住人家方寒了。

    “方医生,里面的是卓向民卓老,我也没想到卓老今天会来。”

    皮兴河急忙低声给方寒介绍,生怕方寒误会什么。

    皮兴河是去过江中的,知道方寒的人脉和人气,他是真心想结交方寒的,要是因此让方寒误会,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嗯。”

    方寒点了点头,没吭声。

    到了门口了,皮兴河自然不能又带着方寒和陈远退出去,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陶老。”

    皮兴河硬着头皮打着招呼:“卓老。”

    卓向民几年六十八岁,是宁州省著名的中医名家,之前也来过几次甘州,是认识皮兴河的。

    皮兴河打招呼,卓向民还客气的点了点头,只是等卓向民看到方寒的时候,脸色却变了变,原本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脸色耷拉了下来,显得满脸不高兴。

    “陶老,我特意请了江中院的方寒方医生过来了。”

    皮兴河和卓向民打过招呼,这才向陶老和卓向民介绍方寒。

    “方医生,这位是陶老,这位是卓向民卓老。”

    “陶老。”

    “卓老!”

    方寒很是客气的打着招呼。

    陶老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方寒的招呼,只是卓向民却哼了一声,撇过了头去。

    方寒有些莫名其妙。

    这老头什么毛病?

    方寒自问自己是第一次见这个卓向民吧,两个人之前又不是人无冤无仇的,这老头干嘛呢这是?<!--over-->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