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豪门当夫人《我在豪门当夫人》正文 456、跪求!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我在豪门当夫人》正文 456、跪求!

小说:我在豪门当夫人 作者:凤轻
455、傅少的态度!←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457、打倒我!

    冷飒和傅凤城的车先到,两人便下了车在门口等着卓琳。

    后面的车很快也在门口停下,卓琳下车之后却并没有看到萧铸下车,那车子就调转车头离开了。

    冷飒眨了眨眼睛正要问,冷二老爷夫妇却已经闻声带着冷峰迎了出来。卓琳对她笑了笑没有说话便迎上了出门来迎接客人的冷二老爷夫妇。

    冷二老爷这大半年自己经营着生意,虽说不少人都是看在傅家的面子上与他交往,但毕竟也长了不少见识比起从前长进了不少。他本身又出身冷家这样的书香门第,待人接物礼仪自然也不会差,卓琳也更不是外人想象中那种高不可攀的人,双方倒是相谈甚欢。

    冷二老爷夫妇亲自将人请了进去,卓琳有意与亲家拉好关系,更让冷二老爷夫妇觉得这位卓女士亲切和蔼。

    虽然傅督军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但毕竟是一方巨擘也没什么细腻心思气势过于慑人,冷二老爷实在不怎么敢跟他打交道,冷二夫人就更不用说了。

    如今见到卓琳才总算是有了几分见到亲家的真实感。

    卓琳和傅督军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并不清楚,但女儿女婿既然都承认了那卓女士定然是亲家无疑,冷二老爷夫妇虽然不是什么做大事的人却胜在待人真诚。卓女士第一次见亲家其实也有些紧张,毕竟不同于官场上那些虚与委蛇勾心斗角的人,真正交谈之后大家倒是都松了口气,一家几口人吃了一顿愉快和谐的晚餐。

    三人在冷家一直待到很晚才离开,卓琳也鲜少经历这种普通人家的温馨和睦只觉得很是舒适愉悦。离开前还跟冷二夫人约定了改日一起逛街,倒是让原本给人精英女强人印象的卓女士显得越发平易近人,宛如一个普通的第一次见亲家的母亲。

    直到从冷家出来送卓琳回去的车上傅凤城在前面开着车,冷飒和卓琳坐在后面,冷飒才小声问道,“母亲,萧先生怎么……”到了门口又走了,萧三爷不会是觉得他们不欢迎他吧?

    卓琳笑道,“他跟你们开玩笑呢,他要去拜访一个故人,明天才会回来。”皇家最重礼仪,萧铸就算是幽居了近三十年也不会忘记这些的。哪里会真的跟着一起去凑热闹?

    冷飒眨了眨眼睛,“是这样啊?”她觉得萧三爷是真的挺想去的。

    卓琳伸手拍了拍她的脑门,“别胡思乱想。”

    冷飒耸耸肩点头笑道,“好吧,一切听母亲的。从明天开始,我们过来陪母亲住几天好不好?”

    卓琳有些惊讶,“傅政吗,没有意见么?”

    冷飒笑道,“没关系啊,就是往常我们有时候也住在这边的。母亲不是说过不了多久就得回云州了吗?我们得抓紧时间陪着母亲啊。”

    卓琳含笑看了一眼前面安静开车的傅凤城,笑道,“好啊,那就搬过来一起住吧。”

    送完了卓琳回到傅家,傅大少毫不意外地又被傅督军叫去了。冷飒可不想跟着去听傅督军暴躁怒吼,十分不讲义气地挥挥手溜回自己院子里了。

    只是刚进门就郑缨和傅钰城坐在院子里,迎上来的袁映小声道,“四少和四少夫人来了快半个小时了,说找少夫人和大少有事儿。”

    冷飒点点头,示意袁映去忙自己的,才缓步走了过去。

    “大嫂。”看到冷飒过来傅钰城和郑缨连忙站起身来,只是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气氛看着也不太融洽。

    见傅凤城没有跟着一起回来,傅钰城明显松了口气。

    冷飒挑眉道,“怎么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去书房说。”

    傅钰城立刻闭上了嘴和郑缨一起跟着冷飒去了书房。

    书房里换了白色的玉兰吊灯和壁灯,看上去倒是比从前亮堂了不少。冷飒带着两人走到沙发边上桌下,笑问道,“喝茶吗?”

    傅钰城连忙道,“不…不用了。”

    冷飒点点头,“太晚了,那就不倒茶了,省得睡不着觉。这麽晚了,你们有什么事吗?”

    郑缨沉默地坐在一边没有说话,浑身上下散发着“她是来打酱油的”的气息。

    傅钰城犹豫了一下,才低下了头哑声道,“大嫂,你…你能不能帮我向大哥和卓女士求个情?求他们…饶我娘一命?”这句话说得十分艰难,好不容易说完傅钰城自己也涨红了脸。

    显然他心里也明白,这样的要求是多么的强人所难。

    冷飒沉默着没有说话,傅钰城有些不安地抬起头来看她却正好对上冷飒打量着他的目光。

    傅钰城一怔连忙又低下了头,“大嫂,我…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是…我、她是我娘啊。她已经知道错了,我只求饶她一命,我会带她离开傅家,以后…以后绝不会让她再出来让大哥和卓女士看到了。”

    冷飒微微蹙眉道,“你要带她离开傅家?”

    傅钰城有些茫然地点头喃喃道,“我知道,傅家…容不下她了啊。”无论别人怎么讨厌她恨她,傅钰城都知道他是没有资格恨她的。

    冷飒平静地问道,“那傅家呢?”

    傅钰城一愣,有些不解地道,“什么?”

    冷飒道,“我问你,你要带着她离开傅家,是不打算要你的家了?兄弟姐妹你大约是没放在心上我就不跟你说了,父亲你也不要了?妻子和女儿你打算怎么办?让她们跟着你一起走吗?你能养活她们吗?你娘是什么人我们都清楚,她要是要作妖,受苦的终归不会是你。”

    傅钰城有些愧疚地看了郑缨一眼,低声道,“阿缨和孩子…可以留在傅家。”

    冷飒轻笑了一声,抬手揉了揉眉心道,“你这些年对傅家有什么贡献?离家出走,傅家还得替你养老婆孩子?我很欣赏你的孝心。但是,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

    傅钰城有些讪讪地望着冷飒,冷飒道,“我不是被她伤害的人,自然也没有资格劝他们大度原谅。若要我以己度人,那我也不会原谅她,所以我更无法去劝说别人原谅她。更何况…傅钰城,你凭心而论,她真的知道错了,感觉到一丝愧疚了吗?”傅钰城哑口无言。

    冷飒看了声音一眼,道:“早些回去吧,别让傅凤城看到你在这里。”

    郑缨站起身来,拉起傅钰城要往外走,“大嫂,抱歉,打扰你了。”离开前郑缨低声道。

    冷飒摇摇头道,“你多开解他吧。”

    郑缨苦笑着摇了摇头,拉着有些失魂落魄的傅钰城走了。

    傅凤城回房的时候冷飒正坐在床上看一本枪械方面的书,顺便拿着一本册子对着上面的图纸修修改改。

    听到脚步声也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继续了,“回来了?”

    傅凤城走进来脱下了外套放在一边,“老四来过?”

    冷飒笔下一停,抬起头来道:“嗯,你知道他的来意。”见傅凤城不说话,冷飒又补了一句,“他说什么你也别放在心上,他那种性格真能对冯氏不管不顾才有问题。”

    傅钰城那性格说好听点叫孝顺,说不好听点是优柔寡断,但是孝顺总也不是什么坏事。

    傅凤城确实没放在心上,“不用管他。”

    等傅凤城从洗漱间出来,冷飒已经收拾好了手边的东西准备休息了。

    见傅凤城带着一头水汽出来,只得坐起身来扯过毛巾替他擦头发。傅凤城也不挣扎,任由她用毛巾包裹着自己的头发乱揉。“就算是夏天了,毕竟是夜里,小心头疼。”

    冷飒撤下了毛巾,看看傅凤城被自己揉得乱糟糟的头发有些忍不住想笑。

    傅凤城的头发总是规规矩矩的,本身又很短总是显得这个人冷硬尖锐不近人情。这会儿刚刚洗过头还湿着,倒是显得格外柔软。再被她这么一揉,虽然有些乱但是整个人看上去竟然显得年轻和柔软了几分。

    冷飒看得有趣,将他的脸转向自己捏着那俊美的面颊又是一阵揉捏,“真好看,头发有点长了回头去剪一剪。”

    这段时间太忙了,傅少的头发都比平时长了一些。虽然这样也很好看,不过傅少的身份毕竟还是要注意形象的。

    就是不能拍个照发朋友圈,有点可惜了。

    傅大少有些无语,伸手撩了一下她胸前的发丝,“夫人才好看。”

    冷飒笑道,“我当然好看啊。”

    重新拿起毛巾慢悠悠地给他擦头发,一边问道,“督军那边怎么说?”

    傅凤城淡淡道,“他没什么意见。”

    其实也不是没有意见,只不过傅督军也知道卓琳不可能来傅家住,那让儿子媳妇去陪陪亲妈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特别是知道卓琳并不打算跟他抢儿子之后,傅督军就越发觉得心虚气弱了。再听说萧铸也暂住在别墅那边,傅督军更是恨不得今晚就把他们两个打包送过去。

    傅大少对傅督军的态度有些无语,他能感觉到老头子和母亲一样都没有想要复合的意思。但母亲放开了就是放开了,只要老头子不撩火两人甚至可以当成普通的故人相处。但老头子却不一样,他非得搞点什么事情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也不管别人是不是会看他更不顺眼。

    冷飒松了口气,点头道,“那就好。”夹在父母中间的离异家庭孩子,难啊。

    傅凤城伸手将人拉到自己身前来,随手拉过冷飒手里的毛巾丢在一边,“别管他们了。”

    冷飒被迫靠在他怀中,仰头看着他笑道,“什么别管他们?那可是你爹娘。”

    傅凤城有些漫不经心地点头,“嗯,他们是成年人了,有什么问题自己会解决。”

    冷飒心道,我相信卓女士会自己解决问题,傅督军可不好说。傅督军也算是天纵奇才了,不然也不能短短三十年间从一个普通富商家的儿子变成如今雄踞南六省的一方巨擘。

    但傅督军在感情或者说家里的事情上,实在是让人堪忧。后院一个夫人几个姨太太,就有一半儿都是不安生。能坚持到现在才被人给刺杀,简直是运气。

    傅凤城眼眸微沉,低头噙住了那双潋滟的朱唇。

    “大少!”就在卧室里温度渐起,春意弥漫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声敲门声。

    冷飒有些迷离的眼眸顿时清醒过来,抬头看着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阴沉的傅大少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抬起手戳了戳他胸膛上的伤痕,只觉得指下的肌肉又是一紧,傅凤城眼眸深沉地盯着她没有说话。

    “恐怕是有事。”没有要紧事,这么晚了没有人敢随便来打扰大少和少夫人休息。

    傅凤城轻哼一声,翻身坐了起来沉声道,“什么事?”

    门外兰静似乎也察觉到了大少心情不好,有些紧张地道,“大少,少、少夫人,四少跪在外面。”

    “……”房间里原本炙热的气息瞬间急速下降,冷得快要冻结成冰了。

    冷飒忍不住裹了裹身上的薄被,看着傅凤城道:“你打算怎么办?”

    傅凤城冷声道,“不用管他!”

    兰静犹豫了一下才道,“可是…外面下雨了。”

    “退下!”傅凤城声音更冷了。

    兰静原本也只打算尽职告知大少和少夫人外面情况,可没有打算替傅四少求情什么的。既然大少已经知道了,她当然也就麻溜地告退了。

    卧室里一片静谧,冷飒看看坐在一边神色冰冷的傅凤城知道他心情不好,上前从伸手搂住他道,“别多想,一会儿让人把他拖回去就行了。”

    傅钰城倒是出息了,这种馊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郑缨应该不会这么笨,该不会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吧?傅凤城要是吃他这一套,那傅家大少这个位置就该让他来坐了。

    傅凤城侧身将她揽入怀中,低头在她额边吻了吻道,“不用管他,睡吧。”

    冷飒点点头,她确实有点想睡了。最近好像总是很困的感觉,难道之前在京城熬了几晚上这么多天过去了都还没有缓过来?

    她还这么年轻总不至于就老了吧。

    胡思乱想间,靠在傅凤城怀中冷飒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傅凤城靠着床头低头看着她沉静的睡颜,眼神渐渐地柔和了下来。手指轻轻摩挲着她嫣红的脸颊,触感柔软细腻得让他阴沉暴戾的心情也变得柔软了起来。

    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很快,傅钰城跪在院门口的时候还是没有下雨的意思,没一会儿功夫点点雨滴就打落了下来。

    再一会儿雨势渐大,雨水打落在傅钰城身上,又滑落到他脚边汇聚成滩流走。

    天空亮起了闪电,很快传来了雷鸣。轰隆的惊雷和闪电划破天际震得人心惊。

    郑缨带着春娟隔着雨幕站在远处的走廊下看着这一幕,如果是从前郑缨或许会走过去跟傅钰城一起跪在院门口,但是现在郑缨却只觉得淡淡的疲惫完全没有想要做什么的意思。

    春娟有些担心,“小姐,雨太大了,是不是让四少先回来?”

    郑缨神色平静淡淡道,“让他跪着吧,那是他亲娘,他该跪。”

    春娟皱眉,忍不住低声道,“夫人毕竟也算养了大少一场,大少这也太不……”话还没说完就被郑缨的眼神吓了一跳,春娟连忙住口小心地道,“小…小姐,我说错什么了吗?”

    郑缨道,“大少是老太爷和老太太养大的,更何况…谁若是偷走了我的孩子还那样对她,我也绝不会放过她。春娟,以后不要胡乱说话,不然我就送你回郑家。”

    春娟连忙摇头,“春娟不回去!小姐,春娟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胡说八道了。”

    郑缨点点头,“要记住,我们回吧。”

    “那四少……”

    郑缨道,“不用管他,他跪够了自然会回来。”

    院门口,顺伯撑着伞站在门口看着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傅四少苦口婆心地劝道,“四少爷,雨太大了,您还是先回去吧。”

    傅钰城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开口,顺伯看着他这副模样只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不知如何是好。

    他是老太爷老太太身边的老人,这些年一直是跟着大少的。但毕竟在傅家几十年,从前也是看着傅四少长大的。

    只是如今弄成这样,谁也没法子,只能说是冯氏造孽啊。

    眼看着雨越来越大,就连伞都快要撑不住了。

    顺伯对守在,门口的两个卫兵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直接动手将人拖走。

    不想傅钰城这将近一年的磨炼也不是白费,两人才刚一动他就反应过来了,厉声道,“别过来!”

    抬头对顺伯道,“顺伯,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顺伯看着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只得吩咐门口的人看着傅四少一些,至少不能让他被雷电给劈死或者被雨淋死了。

    至于帮他去求大少的事情顺伯却是不会去做的,不提他是老太太和老太爷留给大少的人,就算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也还有远近亲疏是非对错呢。

    顺伯刚转身要回去,回头却是一愣,“大少爷。”

    雨幕中,傅凤城撑着一把伞正朝着这边漫步而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