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蒸汽与火焰《钢铁蒸汽与火焰》正文 第一六八五章 暗战与巨大的卡西黑(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钢铁蒸汽与火焰》正文 第一六八五章 暗战与巨大的卡西黑(下)

小说:钢铁蒸汽与火焰 作者:树岚

    能轻微减轻身体上束缚的玄妙感触在冻原就已经历过,卡西亚知道这是极限地域与外界不同的地方,类第二类生物大都自愿呆在各大陆上有限的地方,此玄妙感触是主要原因之一。

    以前有进入南方森林的经历,那几次没有感觉到这种变化,应该是实力之下的感知没有达到目前这种等级所致。卡西亚分析出原因,精力进而完全转移到在古树间来回移动着的微弱视线上。

    借由缩小感知范围来提升感知的精细度,卡西亚在这里花了接近一个小时去观察微弱视线。不是因为紧张导致的心理暗示效应,观察完毕后的卡西亚睁开眼睛,这是他得出的第一个结论,视线真实存在,像一种可以依附的生命体,能以古树作为介质移动。

    “似乎介质只能是有一定年龄的古树,就不知道年龄是关键,还是其茁壮程度是关键。或者,两者都占据相同的比重。”微弱视线消失后,卡西亚不得不停下观察,“离开时,感知所捕捉到的痕迹,显示那视线是直接遁入地面下、、、古树的树根?”

    卡西亚思考片刻,想起以前知晓的一个信息。南方森林中的大部分树木都是通用一套树根网络,简单来说,这片巨大的森林,其实是极其悠远的时间前,由一颗树木不断扩展树根,不断发出新的树木,一点点蔓延开而形成。

    视线只在周围古树上传递,离开时也是遁入地面、、、依靠地面之下的树根作为传输移动的线路吗?似乎具有依据,那视线,也便是手术者感知般的东西,只是因为树根网络的巨大,导致其范围也能巨大无比。

    但感知都需要精神才行,树木能不能具有人类般的意识体,卡西亚不敢立即做出判断。不过无论是军部学校的图书馆,还是这些年来读过的各类书籍,各大陆上存在具有捕食思考的植物却是能确定的事实。卡西亚记得自己在火山无人区受到‘辐射病菌’所侵染的地域里,就曾看见过会将动物当做自身养料的树木。

    这样思考下去,在些许紧张之余,卡西亚感觉到一种心悸。若树木真的具有意识,那南方森林这里、、、所谓一片情况特殊的极限地域,其真实情况或许就是普通世界里也存在的会捕食小昆虫、小动物植物的无限巨大的增强版本。生活在这里的类第二类生物只是它所圈养的源源不断的养料。甚至存在于这里的龙类、、、

    龙类或许不在养料之列、、、合作关系?此刻的卡西亚有些佩服自己的想象能力,不明白突然间为什么会想到这么多东西。甩甩脑袋,卡西亚本想清空这些奇怪的想法,可一些东西入住脑海中,便就此扎根下去了。

    猜想真若成立,那漫长时间前的第一颗树,也会是与龙类、巨鲸等并列的另外一种第二类生物了?火山无人区的石画中,也曾经刻画过的那颗被称为世界树的巨大树木。烧蚀天空的大火使得世界树倒塌,看似它走向了死亡,但燃烧殆尽的终究只是地面之上的枝干枝叶,盘踞地面下的树根因为泥土岩石的保护,还具有生命。

    卡西亚并不否认世界树从曾经的根茎上再度长出了新芽,漫长时间后耸立在了现南方森林的中心地域。他所思考,是这一颗世界树是否具有人类一样的精神意识,会自己思考,有权衡,有理性的判断,当然也有属于自己的感情。这将会是一件让人不得不思考的现实,至少对他自己来说。

    卡西亚曾经不止一次在各类书籍上见过相同意思的一句话,“历史就是无限的循环”。石画上的那张图像如同古历史时期的终结点,自那以后,世界开始变化。而从古历史到现在,中间隔着的漫长时间,又经历过多少次循环了?或许就没有一个明确的尽头,卡西亚想。

    石画上出现于天空的巨大漩涡就在世界树的上空,这或许是重要的记录与预示。左相与右相大陆对于后相大陆独特的感情与争夺,使得卡西亚一时间想要思考的事情又多起来。

    “永生或许还不是一些四方势力元老们的最终目的,他们是想复刻古历史之前的神灵时代、、、”

    卡西亚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需要解答的疑问,不过到现在了,与奇拉安第家族对接上,这些信息大概只要主动询问,就能得到大部分想要的解答。

    思绪在过后的赶路中逐渐回到当前,那道微弱视线在其后没有再出现,这让卡西亚稍微放心了些。心理上已经有些疲倦,卡西亚一面认为自己的确是个特殊的个体,但另一方面,又有声音告诉他,其实自己并不特殊,只是在一个合适的时机被选择的中间人,于是就这般被大家所默认了,成为连接上无数人的中转点来。

    自己可以是其他人,但现在是自己,只是因为那时只有自己走在那个位置的时机恰到好处而已。不过无论事实的真相为何,卡西亚认为这些东西都要留到过后。目前,他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救出叶捷琳,仅此而已。毕竟,时间线在往后走一些,终究会走上绝对理智道路的自己,就会逐渐失去做出这种冲脑袋样的错误选择的力量。

    清晨,保持匀速的卡西亚还在朝向当初给卡西黑划分出的活动区域。以卡西黑的脑袋,即使挖洞活在地面下,它也不会离开那片区域。对卡西黑的这点信心,卡西亚还是有的。

    “轰、、、”微弱的轰鸣声从极远处传过来,卡西亚并未实际听到这声音,而是捕捉声波时下意识在脑袋中模仿出来的声响。是爆炸声,来自半空,当即判断的卡西亚立即锁定一颗古树,爬上其中上部位,透过枝丫观察,所见到的也只有一缕就要消散的淡灰色烟雾。

    “飞空艇舰队相遇了?不应该这么快。”卡西亚想,立即回想通讯会开通的时间表,摇了摇头,下了树,继续赶路。

    同一时间,南方森林某处位置的数颗古木上,爬在顶端的几人拿着望远镜,嘴里满是兴奋声音。

    “两枚全部命中,正在坠落!另一艘的升力装置受损,或许会迫降!”

    “马上向指挥部报告情况!监测坠落的大概方位,同时通知机动部队赶过去做收尾工作。其中一些罪犯大概率死不了,需要给他们补上一枪才行。”

    “剩下那艘快要离开视线范围!”

    “那艘不用管了,地面队伍没有赶过去的速度!”

    、、、、、、

    超高压蒸汽正在急速泄露,带着灰黑烟雾拖出好长一条烟带。护卫舰级的飞空艇已很难保持平衡。控制室内,机组人员发出即将迫降的广播,提醒艇内成员做好冲击准备。

    失衡只在瞬间,原本还保持平衡的飞空艇开始歪斜,机组人员极力控制,开始努力减速。可下落速度还是不受控制,飞空艇接近一百八十米的巨大钢铁块头在半空中回旋,向下坠落。不过好在逃离超距航弹范围的过程中就压低了高度,下坠开始不过几个呼吸,飞空艇便接触到下方的树海,一路上撞击密布的古树,多少减少了最后落地的巨大冲击力。

    古树断裂倒塌,直到一声轰隆声响,如同巨大的爆炸,飞空艇终于接触地面。大范围内的鸟类被惊扰,出现在暗绿色树海上空,远离这片冒出大量蒸汽白烟与灰雾的区域。

    “嗯、、、啊、、、”某处位置,轰隆巨响传荡而来,地面传导的震动先于一步惊醒这处原始深林暗处的东西。

    <scrpt>();</scrpt>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