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天神道章节目录 第一卷 南风起兮 第一百八十章 第二次的阴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南风起兮 第一百八十章 第二次的阴谋

小说:猎天神道 作者:剑气如烟

    飞快地拍照取证之后,叶无晴连忙整了整衣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只听幽暗寂静的楼道里传来咔咔的鞋跟触地的声音,令人有些毛骨悚然,从阴影中浮现的,是千靥扮演的林星澜冰雕玉琢的脸。

    “无晴,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干什么呢?”千靥轻轻开口道。

    叶无晴拢了拢头发,自然地将手搭在了一旁的超哥的肩膀上,不以为意地说道:“来找我发小吃饭,他刚下班。怎么,队长不在,难道我找朋友吃饭还要找你汇报吗?”

    超哥有些尴尬,忙笑了笑,对千靥伸出手道:“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刘超,跟无晴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了。”

    千靥皱了皱眉,有些心虚地望了望后面停放着三人尸体的房间,思考了半晌,也没想出什么责问叶无晴的理由,只好清了清嗓子道:“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二位了,难得无晴在这种关头还有心情找别的男生吃饭,祝你们今晚玩得开心。”

    叶无晴冷笑一声,道:“我自然是开心的,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开心吧,每天跟着江辉队长,都乐不思蜀,忘了自己是小队的人了吧?小陆出事,你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就连一句求情的话都不愿意说,这就是你对他的感情吗?”

    千靥一怔,连忙装出一副伤感的样子,低着头道:“瞧你说的,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只是证据确凿,警署上下态度又那么强硬,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想帮他翻案也是不可能的了,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就帮帮他吧。”

    叶无晴听得一阵反胃,也懒得再跟她计较,只是对刘超说道:“算了,我们吃饭去吧,最近都没怎么好好吃过东西。”

    刘超爽朗一笑:“没问题,这顿我请,门口那条小吃街上又开了几家新店,你想吃什么都行。”

    两人就这么并肩走出了科研组的大楼,根本就没有理睬千靥的意思。

    千靥站在黑暗之中,走上去看了看存放尸体的房间,果不其然被锁上了。

    “哼,算了,你就算调查出了什么蛛丝马迹,也为时已晚了。等我的第二波计划安排到位了,我就不信这猎人组织还能容得下你。”

    ……

    警署门外,寒风萧瑟,零星的雪花从天空中飘扬而落。

    虽说穿着有恒温功能的制服,却依旧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已经入冬了,街上的行人也愈发地少了,只有几家夜宵店还亮着昏黄的灯光。冬天的夜晚,恐怕是最死气沉沉的了。

    然而,叶无晴和陆清凝面对的形势,恐怕要比这寒冷的冬天还更加艰难。

    “怎么说,咱们吃什么呀?”刘超搓着双手,不停地在地上踏步取暖。他不是猎人组织的成员,没有高科技的制服,也不是修炼者,抗寒能力就是完完全全的普通人级别,已经冻的不行了。

    “随便。”

    叶无晴望了望周围,伸手一指不远处的一个拉面摊,道:“就吃拉面吧,热气腾腾的,最适合冬天了。”

    二人走过去坐下,热气腾腾的面条端了上来,稍微地驱散了一些寒意。

    刘超饿坏了,大口大口地吃着,一边说道:“哎,你们小队出了这档子事,可真是难办呀。项烈队长还在住院中,我看你们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样。那个林星澜不是都说她和陆清凝的关系很好嘛,我怎么完全感觉不出来啊。无晴,你一个人能支持的住吗?”

    叶无晴叹了口气,筷子在面里烦躁地搅动着,怅然道:“谁知道呢……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放弃,这一定是一场阴谋,我能感觉的出来。”

    面对刘超,她也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提到林星澜和江辉的事情,毕竟目前还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不能在外人面前说这些,到时候万一要是被他们诬陷自己散播谣言,反而倒成了她的责任了,可不能落下这样的把柄。

    “来,多吃点肉吧,看你都瘦了。老板,给她加一份叉烧。”刘超有些心疼,抬手招呼着老板。

    “谢谢。”

    叶无晴一手拨着自己尝尝的头发,一边慢慢地吃着东西。

    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下一步又会做什么?这些都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秘密,如果不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很难继续前进了。

    “唉,陆清凝队员也真是可怜,虽然加入组织的时间不长,年纪又轻,但是谁不知道他天资卓越,进步神速,立下的功劳也不少,整个警署都佩服他的很。这滥杀平民的罪名要是坐实了,前途可就完了,至少是绝不可能在猎人组织继续待下去了,可惜,可惜,浪费了这一身好本领啊。”刘超喝着啤酒,有些感慨地说道。

    叶无晴心下一凛,难道这就是敌人的目的吗?

    ……

    禁闭室里,陆清凝盘膝而坐,巨大的冰魄神纹鼎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其中,天灵火滋滋地灼烧着,不断淬炼着他的筋骨。

    被关押的这些日子里,他也没有闲着,每天都在用冰铸法淬炼自己,沉心修炼着。他知道,这件事情可能只是阴谋的第一步,后面还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所以决不能放松警惕。

    “呼……”

    一口浊气吐出,冰铸法也运行完了一个周天,只觉得神清气爽,筋脉通畅。陆清凝穿上制服,笑道:“结束了,王叔,可以重新把手铐给我带上了。”

    跟他一起呆在禁闭室的看守人员叫王方,四十多岁的年纪,颇有些拳脚功夫,只是年纪大了,想成为修炼者也没能做到,所以做猎人是没那个本事了,只好被派驻到这里做个闲差,看守那些被派来关禁闭的人。

    王方笑吟吟地走了过来,摸了摸陆清凝手臂上的肌肉,赞叹道:“好小子,练得不错,倒是颇有几分我年轻时候的神韵。可惜,岁月不饶人哟。”

    他为人朴实,和警署上下一干人等关系都不错,看着这些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撑起了新时代的警署,真是打心眼里高兴。和陆清凝虽然素不相识,却也听说过他的战绩,所以当陆清凝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也对他颇为照顾。

    王方将报纸放下,走上前去,重新把有抑制灵力的手铐给他拷好,陆清凝脸上带着歉意道:“多谢你了,王叔,每天还帮我把手铐打开一段时间,让我有机会练练功,这要是让唐天局长知道了,你要挨批的吧?”

    “嗨,没事,这地方一般不会有人来,局长不会知道的,除非你去跟他告密,你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吧?”王方开了个小玩笑。

    “哈哈,当然不会了。我现在可是待罪之身,下次再见到局长,可能就是审判我罪行的时候了……”

    说到这里,陆清凝情绪有些低落。

    “唉,真是难为你了。我相信,你不是会做出那种事的孩子,真相一定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的!”王方握了握拳头,鼓励道。

    “对了,练了这么久,你饿了吧?我去外面把饭拿进来。”

    王方转身出了门,从门外取过一个铁质的饭盒,自从陆清凝被关到这里之后,每天都会有专门的人来给他送饭。

    “嗬,今天的菜色真不错,还是热的呢,你快吃吧。”

    王方将饭盒递给了栅栏内的陆清凝,将他手铐中间的扣环打开——猎人组织的手铐是分体式的,可以从中间分开,这样如果犯人需要活动手的时候,手铐限制灵力的功能还在,不会出现事故。

    陆清凝狼吞虎咽地吃着,冰铸法的缺点就是实在太消耗体力,每次练完他都觉得自己可以吃下一头牛。

    “慢点吃,别噎着了。”王方斜靠在椅子上,笑吟吟地看着他。

    “今天的饭真不错,王叔,你要不要来点?”陆清凝有些不好意思,谦让了一下。

    王方抽了口烟,摆摆手道:“不用,你吃吧,我等下回家路上吃点也行,食堂吃点也行。”

    陆清凝也就是假客气一番,这点东西还不够他一个人吃的,很快便将饭菜一扫而空,恨不得将盘子也舔干净了,舒爽地打了个饱嗝。

    就在这时,禁闭室的灯突然全灭了,伸手不见五指。

    “d,这警署的电路系统真不靠谱,肯定是又跳闸了,我出去看一下。”

    王方想着陆清凝还在吃饭,便打开了手电筒放在桌上给他照明。他走了出去,借着昏暗的月光走到电箱旁边,费劲地查看着。

    突然,身后似乎响起了一丝呼吸声。

    “是谁!?”

    王方不愧是经验老道的老兵,第一时间想要回头,却已经晚了,一根闷棍自下而上地重击在了他的后脑,将他击晕在地。

    “什么声音?王叔,王叔!发生什么事了?”

    陆清凝似乎听到了一些动静,猛然站起身来,望向栅栏外边,却突然感受到一阵没来由的眩晕感,整个人的意识都模糊起来。

    “我怎么了……不好,这饭菜……有问题……”

    原本有神脉的存在,这些迷药和精神控制类的攻击他都已经免疫了,但是自己的手被禁止灵力的手铐铐住,神脉也发挥不了作用,只好任凭药物在自己的体内肆虐,栽倒在了墙角。

    昏昏沉沉之间,仿佛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还拖着一具……一具尸体?

    陆清凝努力想保持清醒,却怎么也无法和药力抗衡,逐渐失去了意识。

    对王方动手的人,便是千靥。虽然她武功平平,但是也是身拥修为的人,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击晕一个普通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她将王方击晕后,慢慢拖到了房间内,而陆清凝已经被她事先准备好的迷药弄晕了,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抬手拔出王方插在身侧的手枪,千靥冷笑了下,砰砰两声点射贯穿了王方的心脏。

    ……

    “谢了,超哥,你今天可是帮了我大忙了。老板,结账。”叶无晴站起身来,笑着对刘超道谢,伸出手示意要结账,却被刘超按下了。

    “说好了,这顿我请的嘛。你在小队辛苦了,今后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自然义不容辞。”刘超笑着递给老板一张钞票,颇有些深情地说道。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嗨,咱们俩谁跟谁啊,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再说了,从前也没少承蒙你家照顾,算我还你的人情好了。”刘超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这时,一个小警员跌跌撞撞地从警署跑了出来。到了二人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无晴队员,又出事了!”

    叶无晴一下子紧张起来:“怎么了?是小陆出事了吗?”

    小警员点点头,又摇摇头……

    刘超急了:“到底是出事了还是没出事啊?”

    “他没出事,但是他犯事了——他又杀人了!”小警员跺脚道。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