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娘娘又被翻牌子了《反派娘娘又被翻牌子了》正文 第572章 局外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反派娘娘又被翻牌子了》正文 第572章 局外人

小说:反派娘娘又被翻牌子了 作者:一千万
第571章 皇帝带娃←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573章 做昏君

    感觉到周恪凌厉的视线,温大用干笑一声:“奴才什么也没说。”

    他觉得吧,皇上现在是妻管炎了,华妃娘娘说什么便是什么,皇上都不敢说个“不”字。

    可悲可叹。

    “温大用,你去查一查,她最近在忙什么!”周恪沉声下令。

    有什么事比他还更重要?

    温大用面露难色:“这……娘娘若知道奴才在查她,一定会处置奴才,皇上还是别查了吧?反正娘娘在皇宫,跑不出皇上的手掌心,也翻不出什么大浪。”

    到时受苦遭罪的一定是他,皇上才不会管他的死活。

    周恪眉心微皱,想想顾长安的臭脾气。若知道他在查她,定是又要跟他闹口角。

    温大用有句话说得对,这是在皇宫,他的地盘,顾长安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翻出他的手掌心。

    还不如凡事顺着她,让她服服帖帖的跟自己过日子,这样就会少点纷争。

    有了打算,他便搁置了此事,负责安心带两个孩子。

    顾长安不知道周恪的打算,她忙了大半夜,直到浓月提醒她夜深了,让她明天继续,她才上榻休息。

    次日一大早,浓月伺候她起身:“娘娘这样查也不是办法,还不如把有可疑的妃嫔聚集在一起,这样就能一次性观察所有人了。”

    这是最稳妥、也是最有效直接的法子。

    顾长安思量片刻,很快下了决定:“罢了,就照你说的做。”

    惜花在一旁欲言又止的样子,顾长安见她像是有话说,鼓励她道:“你想说什么尽管说。”

    惜花见顾长安发了话,便也不再犹豫:“奴婢记得娘娘出宫的时候皇上说过,有了娘娘,后宫三千都可以不要。要不娘娘就跟皇上说,解除后宫三千,这不就省了很多事吗?”

    娘娘就不需要浪费时间去把那个人从后宫中找出来。全部送出宫,一了百了。

    顾长安初初一愣,而后哑然失笑:“这话本宫还真说不出口。再者,你怎么就确定那人一定就是后宫三千之一。”

    如果是像栖月那样的有地位的宫女或内侍呢?

    惜花讪笑:“娘娘当奴婢瞎说好了。”

    顾长安沉默了下来。

    出宫前周恪跟她说过的话,她当时听了很感动,但过后冷静下来她就知道这事听听就好,她也不可能真向周恪提出让他废除三宫六院。

    现在这样的状况,她已经很满足了。

    几个近侍见顾长安在想心事,都很有默契地退至一旁,不再多话。

    顾长安并没有纠结这种事太长时间,她和周恪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磨合,即便遇到问题,也可以想办法解决,毕竟他们都还年轻。

    但眼下要解决的人是余氏的棋子,把那人找出来,并且除去才是正解。

    顾长安决定先去一趟冷宫,跟张氏聊一聊。

    张氏不曾想顾长安会突然来到冷宫,“娘娘怎么来了?”

    她以为顾长安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踏进这个地方。

    “我出宫了一趟,而且……”顾长安直视张氏。

    张氏瞬间明白顾长安这个眼神所代表的意思:“余氏死了吧?”

    顾长安这么执着于报仇,肯定会想尽办法找到余氏,并且除之而后快。

    “正是。余氏临死前,想知道你对她的观感,我照实说了。她在临终前告诉我,宫里还有她的人。”顾长安淡声道。

    张氏笑笑:“这像是她的作派。说起来论手段和野心,她那样的难找到几个。”

    顾长安深有同感:“却也是,她那样的如果在后宫,恐怕没人是她的对手。”

    “这话我不认同。哪怕她在后宫,她也不会是你的对手。”张氏这话发自内心。

    顾长安打量张氏的表情,见张氏脸上一点悲伤的情绪都没有,心道张氏是真不在意余氏吧?

    哪怕她身上流着的是余氏的血。

    “我这趟来,也想问一问你,余氏可有跟你说过她在后宫有什么人脉?”顾长安很快道明来意。

    张氏仔细想了一会儿才道:“印象中她没跟我说这件事,她很信任我,觉得我可以达成她的心愿,我似乎也不需要其他人帮忙。”

    或者也知道她不喜拉帮结派,余氏极少说她在后宫的部署。

    “却也是。如果你能顺利登顶,其他人都派不上用场,自然也无需暴露。”顾长安释然一笑:“我也没抱太大希望。那依你对余氏的了解,余氏留在后宫的人大概会有什么特点?”

    能让余氏送进宫的女人,必定有自己的特色。

    “那个人必定不平庸,而且善于隐忍。顾云昭和顾云霏是她的养女,哪怕她们够不上余氏的选择标准,她们也还是可以凭借美貌或才情来争宠。但是可以作为她的最后一颗棋子,那个人一定要有足够的智慧,也足够沉得住气才行。”张氏侃侃而谈,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之。

    “一语惊醒梦中人。”顾长安顿时有了精神,她笑道:“我这一趟没白来。”

    “你是当局者迷,我是局外人,看得自然比你通透。”张氏微笑。

    能给顾长安一点提示,她也很开心。

    顾长安又坐了一会儿,才起身告辞。

    她走了几步远,感应到张氏定格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她回头看去,正对上张氏温暖的双眼。

    她突然想起,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张氏的名字,“你的名字是什么?”

    她想到便问。

    张氏摇摇头:“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顾长安定定地看着张氏好一会儿才道:“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别跟我客气。”

    这时这刻她依然觉得,张氏这样的人流落冷宫很可惜。讽刺的是,张氏会有这样的结局,都是拜她所赐。

    她这样算不算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我会的,娘娘回吧。”张氏笑容依旧。

    顾长安这才转身离开。

    张氏目送顾长安走远,笑容渐渐淡去。她隐忍许久,一口痒意自喉间涌起,她重重地咳了好几声,才总算好了些。

    年后天气日益潮湿,她不小心感染了风寒,而后又起了咳症。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