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高高在上章节目录 116 大结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116 大结局

小说:前妻高高在上 作者:珈蓝
115 爱你(1更)←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晚上,许意章终于睡醒,通了气。

    这一觉,长得,修复了她所有的疲惫,生个孩子,经历了十几时候的阵痛,从顺产,到剖宫产……

    累得她筋疲力尽,又怀抱着一种奇怪的幸福感。

    她忽然有种功德圆满的感觉。

    喝完楚慧心送来的汤,让韩深把小星星抱给她看一下。

    韩深把孩子抱过来,小星星依然在睡觉,这个时候的她,除了吃喝拉撒就是睡。

    许意章问韩深,“小星星还没洗澡吗?”

    她头发还是黏黏的,一看就是还没洗过澡,闭着眼,脸蛋儿红红的,但那拔地而起的鼻根,一看就是传承了韩深的优点。

    大家都说,小星星是十足十的像韩深,就不知道她长大后,会不会长得偏男性。

    许意章心想,那是你们没见过,那有多惊艳。

    韩深说:“我刚问过查房的医生,医生说过了早上6点出生的婴儿不洗澡,要隔天洗。”

    许意章点点头,“她喝奶了吗?”

    “喝了些,刚才你在睡,护士让月嫂冲了点奶粉,10毫升。”

    许意章有些想笑,“10毫升?就喝这么一点。”

    “小婴儿是胃只有乒乓球那么大,喝不下多少的。”韩深把小星星放到她旁边,让小星星依偎着她。

    许意章幸福地笑了笑。

    楚慧心立刻大叫,“哎哎哎……阿深,小宝宝可不能放到意章身边去,她睡相不好,免得压到小宝宝了……”

    许意章瞪了楚慧心一眼,才不好,只是她现在没力气说话,吵不过楚慧心这个大嗓门。

    韩深看懂了她的眼神,笑着对楚慧心说:“妈,你放心吧,有我看着,不会的。”

    许意章感激地看了韩深一眼。

    他便低下头来,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大家看得都转开了头。

    他亲完额头还不够,还要亲鼻尖,嘴巴……

    “咳咳咳……”许父看不下去了。

    楚慧心拉他一下,“你个老头,人家小夫妻恩爱,你捣什么乱啊。”

    许父瞅她一眼,“大庭广众之下,我们还在呢。”

    楚慧心:“老公亲老婆,天经地义,想当初我生完意章,你不也是这个样子嘛,还好意思说别人。”

    许父:“……你快别说了!”

    医生进来查房,看了下许意章的刀口,“没什么问题,现在要烤灯了,护士等下会进来给你消毒什么的,请除了产妇丈夫外的其他人离开病房。”

    许意章住的是单独病房,里面只有她一个人,所以丈夫无需离开此病房。

    韩深站在医生旁边,看她翻完病例板,与医生交流几句。

    医生对他态度很好,因为他是秦主任的好朋友。

    护士很快到来,看了下许意章的输液瓶,拔出来换了一瓶,然后替她消毒,放置烤灯。

    韩深送许父楚慧心出去,两老送完晚餐明天还要来送早餐,住院期的月子餐都是由两老负责的,月嫂在医院照顾。

    韩深说:“爸,妈,从明天起你们就别送汤的,我让家里的周阿姨送。”

    “没事,我也要来看我闺女外孙呢。”楚慧心拉着他的手,满心欢喜,“我看着那孩子,就心情好。”

    韩深笑了,“那好,你们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好。”两老进了电梯,“别在送了,回去吧,好好照顾意章。”

    韩深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门关上,才回到病房。

    许意章已经开始烤灯。

    但她是剖宫产,并且是顺转剖,基本消耗了全部体力,现在是连下地走路都没什么力气,整个人虚弱得风一吹就要飞起来。

    韩深走过去,坐在她旁边看着他。

    两人默默对视着。

    许意章转了转眼珠,有心说话,无力交谈,整个人太累了,休息好了也乏得很,她又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

    许意章大概是到第四天,整个人才恢复了精神气,又慢慢到了第七天,她除了脸色差一点,整个人都恢复了。

    出院这天,韩深说要去出差,没办法过来接她了。

    许意章拿着手机,心里有些失落,“今天就去了?你们陪产假不是有十五天吗?”

    最近他每天无微不至照顾她,她都习惯她的体贴了,今天忽然不来,着实让她觉得很失落。

    “临时出了点事,我得赶过去一趟。”

    许意章默了默,“那个……孟晚星应该不会和你同去吧?”

    老婆刚刚生产完,要是这时候带女同事去出差,真有点说不过去。

    韩深愣了愣,笑了,“放心,这次没她。”

    “下次也不行。”

    “懂,已婚男人的分寸,我有。”

    许意章这才安心一点,“那行吧,你早去早回。”

    她现在是脆弱期,动过手术的人,心里都是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经历了那种动弹不得无能为力的感觉,心里就变成脆弱,需要一些依赖。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意思过来看望她,看了她伤口,没问题,出去给她开药了。

    月嫂去帮她办理出院手续。

    十二点就要退房了,许意章等啊等,等到十一点,都不见有其他人来,皱了皱眉,主动给楚慧心打电话。

    楚慧心迷迷糊糊地说:“闺女,你是今天出院吗?妈在外面买菜呢……”

    她居然忘了这茬?

    许意章有些无奈,“你忘了啊?”

    “是啊,这会在外面买菜呢,你爸出去运动了,也不知道有没带手机,要不,你联系你爸?”

    许意章想了想,“算了啦,马上要出院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那你路上小心点啊,记得戴好月子帽,也吹到风了。”

    “现在热得很。”许意章看了眼窗外,阳光明媚,大概的33.34度,带什么月子帽啊。

    楚慧心叮嘱,“那不一样,你刚生完孩子,跟别人不一样,听妈的,把帽子戴好,还有,少爬楼梯啊,回去了能坐电梯就坐电梯,千万别累到知道吗?”

    “知道了。”许意章叹了口气,“那我现在出院了,都十一点多了,我回去了。”

    许意章让月嫂把东西收拾好,刚好韩深的助理小张来了,他帮忙提行李,月嫂抱孩子,许意章就拿着自己的孕妇手册。

    他们三从医院出去,通过了护士的建册,摘除了手上的产妇手环。

    小张把行李搬到车上。

    许意章戴着月子帽,低头钻进了车内。

    忽然看到了一个小婴儿安全摇篮椅,她愣了愣,转头问上车的小张,“摇篮是他叫你买的?”

    小张说:“不是,是韩律昨天亲自去商场挑选的。”

    许意章心里暖了一些,让月嫂把孩子放到摇篮里,然后月嫂做副驾驶。

    就这样出发了。

    顺利抵达彩和大厦。

    许意章走在最前面,只觉得很奇怪,拎行李的小张和抱孩子的月嫂,明明都是正常人,可走得比她慢很多。

    她回头说:“你们走快点啊。”

    小张陪着笑脸说:“没事,许小姐,您先走。”

    许意章带着狐疑走在前面。

    很快,就到了家门口,她看到门口摆着一块牌子,写着户主添女,旁边还有一个盘子,放着满满一盆喜糖,让人自取的意思。

    许意章莫名想笑,韩深是这么热情好客的人吗?这应该是楚慧心的手笔。

    她输入密码,还没收住唇角笑容,就看到大变样的房子。

    门后满屋的气球。

    她愣了愣。

    这时,韩深从房间里走出来,西装革履,长身而立。

    他就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但背后,藏着一束大得怎么掩都掩不住的玫瑰花。

    许意章愣了愣,意识他要干什么,心里又惊讶又紧绷。

    两人四目相对。

    韩深慢慢走过来。

    许意章略略站直身子,眼带害羞地看着他。

    他想做什么,她了然于胸,可还是紧张得不行,心中的弦紧紧绷着,思考着等下他开口了,她要怎么说。

    终于,他停到了她面前。

    许意章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扭开了头。

    然后,他就跪下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

    想后退一步,他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后退。

    许意章有些尴尬,觉得自己表现得不太好,低眸怔怔望着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韩深把那束花从背后拿了出来,递给她。

    他把花给她后,竟然就一句话都没说。

    许意章:“……”

    他到底知不知道求婚的流程啊?

    虽然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上辈子没经历过,只是一起开心的买了戒指,却没有郑重的求婚场面。

    “抱着。”韩深说。

    许意章愣怔后把花抱了过来,超大束花,占据她整个怀抱。

    她不知该作何反应,就凭着直觉,闻了闻那束花,还以为他没来接她出院,原来,是准备了这一场浪漫。

    她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了。

    韩深忽地跪下。

    然后那枚从一开始她还给他的戒指,重新出现在他手里。

    许意章愣了愣。

    当场韩深说:“章,等我以后有钱了,给你买更好的戒指……”

    但如今。

    他还是用这枚戒指。

    她知道,他肯定不是因为没钱,而是这枚戒指,承载了他们从校园到如今的所有回忆跟感情。

    韩深抬眸,目光幽深,“章,你愿意么?”

    许意章眨了眨眼睛,“愿意什么?”

    他停顿了一会,定定望着她,“愿意嫁给我吗?”

    她心中一动,低下头笑,“我不是已经嫁给你了么?”

    “不是名义上的,而是真正的,嫁给我,与我执子之手,白头偕老。”

    许意章默默望着他。

    男人轮廓分明的五官,都是她所熟悉了。

    经历了上一辈子,她还愿意再和他走一遭吗?

    也许小星星没出生前,她还不够坚定,但当她从产房出来那一刻,看见他一人遗世独立般站在那里等她,双目通红的时候,她知道,她愿意了。

    微微点了下头,她轻声说:“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那你恐怕这辈子,都要与我纠缠不休了……”他站起来,毫无预兆把她揽入怀。

    吻,也随之将至。

    许意章愣了愣,接受,格外的乖顺……

    然后耳边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许意章下意识用眼角余光看去,竟是许父,楚慧心,许意烟,秦甄,闵泽……

    几人躲在房间里,等到求婚成功了,还跑出来起哄,拉礼炮……

    最神奇的是,几人聚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亲吻。

    许意章觉得这个场面极其怪异,她心里太窘迫了,下意识推开他,“可以了,停了。”

    “戒指还没戴呢。”韩深拉过她的手,旁若无人般把戒指套到她的无名指上。

    这回,她真是韩太太了。

    人群里鸦雀无声,都看着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戴着一对简单的铂金戒。

    许意烟是个未婚的,多少有些害羞,转头看爸妈,两人笑盈盈望着姐姐和姐夫,格外的欣慰高兴。

    秦甄嘛,闹了个大红脸,一眼都不敢看闵泽。

    闵泽则保持着气定神闲的样子,单手插在兜里,风致楚楚。

    之后许意章就被送进房间里,她刚出院,需要多休息。

    其他人在客厅里吃起来了团圆火锅,韩深在外面陪大家吃饭,招待着。

    许意章躺在床上,旁边放着一大束花。

    小星星由月嫂照顾着,吃了奶,就睡到婴儿床去了。

    月嫂洗了些水果进来给许意章吃,看她一直笑盈盈地看着那束花,给她找来一个花盆,将花插进去了。

    这月嫂人不错,许意章满意地转头看着天花板。

    外面的人,热热闹闹地聊着天。

    秦甄说:“这求婚都成了,那什么时候办婚礼啊?”

    这话是问韩深的。

    韩深与大家都碰了杯,才郑重其事地对楚慧心说:“这就要麻烦妈,去替我们选个好日子了。”

    许意章之前提过,楚母想操持这场婚礼,所以韩深把重任委托给了她。

    楚母一听就笑了,红光满面地说:“行,阿深不嫌弃我,那我和你爸就替你们做主了。”

    “谢谢妈。”韩深向两老敬酒。

    许父说:“别喝酒了,以茶代酒吧,等下意章还得你照顾呢。”

    “是。”韩深眼底含着柔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饭后,大家都在客厅里休息,聊天。

    楚慧心在问秦甄跟闵泽的关系。

    韩深趁机寻了个空,到房间里看看老婆和孩子。

    许意章听着外面的吵吵闹闹,没什么睡意,不过她心情挺好的,大家都是来祝福她们的,而且都是她的亲人和好朋友。

    韩深进屋里,里头窗帘拉着,开着温度适中的空调。

    韩深先到婴儿车看了看小星星。

    许意章放轻声音说:“她睡啦。”

    “嗯。”韩深摸摸小星星的鼻子,走过来,抱住了她。

    许意章“嘶”了一声,“痛啊,大哥。”

    “我碰到你刀口了?”他一下子紧张起来了,俊脸绷的老严肃。

    许意章说:“没,是我自己扯到一下。”

    他赶紧把她放下来,“我还是别抱着你了,太危险。”

    许意章笑了笑,他的手。

    韩深望了眼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唇角带了点笑意,“韩太太。”

    许意章微微扬眉,“怎么了?韩先生。”

    韩深许久没说话,片刻,低下头,吻她的唇。

    许意章没吭声,也没拒绝,静静侧着脑袋跟他接吻……

    *

    之后接连几天,都有很多人上门拜访。

    全是韩深的同行跟朋友们。

    楚慧心跟许父日日上门来帮他招呼,才意识到,原来不知不觉中,韩深的人际关系网已经这么庞大了。

    来的贺礼有著名的影星,歌星,主持人,业界大佬……

    连青科的董事长都亲自来了,足以看出,青科对韩深的重视,自然而然,他的同行和孟晚星都来了。

    孟晚星跟在董事长几人身后进了主卧探望许意章。

    许意章坐在床上,与大家相谈甚欢。

    孟晚星看到了婴儿床里那个孩子,虽然在睡觉,可眉眼与韩深仿佛是刻印出来的,无需DHA,就知道那是他的孩子。

    孟晚星仿佛受到了重重一击,整个人呆怔在那里,双目通红。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孟晚星还站在那里。

    许意章看到她呆呆站在那儿,淡淡开口,“小星星是韩深的孩子。”

    孟晚星双目黯淡,背对着许意章,慢慢地,把眼泪收住,说了一句,“对不起。”

    她之前,听信宋灵灵的话,一直以为许意章的孩子不是韩深的,而是被人搞大了肚子找韩深当接盘侠。

    原来他们两是两情相悦。

    她才是那个搞不清局势总想插足的第三者。

    许意章没想到孟晚星会道歉,愣了愣,不过也正常,孟晚星是人大高材生女,从小众星拱月,博览群书,有一定的见识和傲气。

    她之前只是以为她是渣女,才像教训她。

    现在明白自己才是那个小丑,就醒悟了,她这么聪明,有能力,有前途,肯定不会让自己去当小三的。

    许意章说:“宋灵灵那群人,我只是懒得跟她们多说。”

    孟晚星点点头,“以前,一直以为是你玩弄了韩深,大家都告诉我,你嫌贫爱富,一毕业就把他踹开了,之后被有钱人玩大了肚子,就想找他接盘,才对你有所误解……”

    许意章听了想笑,至于嘛?宋灵灵那群长舌妇。

    孟晚星说:“看到你们这样,我都明白了,挺好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也祝你幸福。”许意章说完,微微躺下,“有点累了,我先睡一会。”

    孟晚星“嗯”了一声,转头出了房间。

    *

    等所有人走后,韩深才拿着一大堆红包进房间里。

    “这是什么?”许意章侧过脑袋来,用手撑着,她已经坐月子十几天了,差不多恢复好了,就是还得在养养。

    “红包。”韩深把红包塞进她怀里,“韩太太,归你了。”

    “这本来就是给小星星的。”许意章坐起来,把红包一个个拆开,额度都不小,她愣了愣说:“看来你朋友跟同行们很土豪啊。”

    韩深笑了。

    许意章想了想说:“回头我给小星星开个账户,把她的钱存起来,以后留给她自己安排。”

    韩深望着她,还是没说话。

    忽然电话响了,韩深起身接通,背对着她说了一句,“安排了,回头给你汇过去。”

    许意章觉得怪怪的,等他接完电话,说:“怎么了?”

    韩深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说:“之前,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父母嘛?”

    许意章微微点头,“是有点。”

    到现在他们孩子生了,韩深的父母也没有出现过。

    如果是因为穷,现在韩深也养得起他们啦,也没有来南城养老就显得很生份了。

    许意章说:“小星星生了,用不用跟他们说一声?”

    韩深慢慢地说:“我其实是养子,我养父养母没有自己的孩子,早些年对我还可以,后来我养母过世了,养父娶了个带着孩子的后妈,之后……”

    他其实不说,许意章也知道日子不好过。

    “就那样,有了后妈就有后爸,后妈自己有个儿子,加上后来她又生了一个女儿,养三个孩子压力大,她自然就不太待见我了,中考的时候,她就对我说,如果考不到好的学校,就让我别上学了,跟家里边的那些男人们一起去打工,赚些钱帮助弟弟妹妹……后来我考上了最好的高中,她还是有些不愿意,让养父多想着自己的孩子,说我这样的,没有血缘,以后长大了必定是白眼狼,是姑姑看我成绩好,不想我埋没在那个村里,所以借钱让我上了高中,后来读完高中,我就自己贷款读大学,养母不太喜欢我回去,养父怕家里因为我吵架,也劝我别回去,只让我在外面与他见面……”

    “那后来呢?你姑姑呢?现在还有联系她吗?”许意章目光有些复杂。

    韩深说:“我大一的时候,她过世了,跟她丈夫一直不合,她丈夫喝了酒就打人,可能是受不了了,最后喝了农药。”

    许意章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他对那个家乡毫不眷念,从来没说要回去的话。

    原来那里早不是他的容身之地。

    上辈子,他一句话也没有提,也许,他是怕她看不起他吧?

    “那刚才的电话?”

    韩深看了她一眼,“我养父现在病重,在医院里,后妈说他养我一场,对我有恩,要我汇钱过去救他,否则要起诉我。”

    许意章没说话,韩深上过电视,他们村的人多少有些人看过,所以他们自然就找上门来了。

    “该救还是要救。”纵然他们后来对韩深不好,也在最初的时候,养育过他。

    韩深点头。

    后来许意章想了想,问韩深,“你养父现在病得重不重?”

    韩深望着天花板没说话。

    许意章说:“要是很严重,你就回去看看吧。”

    他沉思着,像是在犹豫。

    “没关系的,我这边有我爸妈,还有月嫂跟周阿姨,这么多人照顾我,你放心……”

    后来韩深还是回去了一趟。

    许意章公司的人也来探望她,给孩子带了很多礼物。

    七天以后,韩深回来了,一进门就抱住她,抱了很很久。

    他去了那么久,许意章多少猜到,大概是他养父扛不过病魔,逝世了。

    许意章没有多问,她只知道,从今以后,韩深没有亲人了,她和小星星,是他唯一的亲人。

    她拉着韩深的手,一直陪着他到睡着,才打电话给楚慧心,说:“妈,我想你们了。”

    人总是要经历一些什么,才会觉得亲情的可贵。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

    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

    出月子后,许意章就回公司上班了,傅祁然的分公司终于开了起来,他目前全部心血都投在了那边。

    许意章押对了宝,留在总公司坐镇,未来指日可期。

    韩深忙着要换一个房子,他看中了西郊丽城的小别墅,目前造价五千多万,韩深要吃下这套房子多少有些压力,哪怕三次首付,那也差不多近两千万了。

    许意章却不想要那套房子,因为上辈子,她也住在西郊丽城,那是韩深身成功就后购入的房产。

    原来不管怎么样,韩深投资的眼光都是一样的。

    许意章知道这是南城最好的楼盘,这套房价不出几年就会涨到一亿多,可是她并不想住在那里。

    因为那儿,充斥着上辈子太多不愉快的回忆。

    她思索片刻后,决定实话实说:“韩深,我们能不买西郊丽城吗?”

    韩深的视线从楼盘书上移到许意章脸上,“为什么?楼盘下个月开放,有相关的朋友告诉我,这套房产很值得入手。”

    许意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是下意识的反感,“就是不想买那儿,或许,我们可以选我爸妈周边的房产,我们区中心也很值得投资,买大一点,离他们近些也好。”

    他们赚到了钱,那些东西就只是数字了。

    她其实不求大富大贵,只要经济充足稳定,两人和和美美,父母健康,孩子可爱,就很好了。

    韩深思索片刻后,问她,“那你认为多大的房子够住?”

    “我们有一个房间,孩子一个房间,我爸妈一个房间,和保姆一个房间,就够住了。”

    她以为以韩深的野心,要说服他放弃西郊丽城是很难的。

    可是没想到,韩深竟然同意了,他把西郊丽城的楼盘书一卷,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一点都不留恋。

    许意章心中一暖,笑了。

    此后,韩深就放弃了西郊丽城的房子,开始跟许意章物色起许家父母附近的房子。

    对她们来说,与父母住近更重要,其一可以经常陪伴父母,其二父母想看孙了就能看到,两人最后选定了一套220平的房子。

    许父跟楚慧心都来帮忙物色,都觉得这套房子好,四通八达,还是一手房,就订了下来。

    之后,韩深就去忙彩河大厦的房子,买第二套,需要把第一套付清。

    他把贷款结清,转眼就首付了一套上千万的心房,许意章陪着他一起签完合同,心里莫名都沉重了一些。

    从中介公司里出来,两人牵着手,看着天空。

    许意章慢悠悠地说:“七百多万贷款,加利息一千多万,以后,每天都比每天要更努力了……”

    韩深看了她一眼,唇角含笑,“没事,我会努力的。”

    许意章拿手机算了算,“一个月还十来万啊,大哥,我们真的行吗?”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顶得住。”

    许意章看了他一会,良久,比了个大拇指,“韩律就是韩律,果然有能力,我等佩服。”

    韩深揽住她,“你就没事翻翻装修书好了,看看有哪些喜欢的风格,等房子交房了,就可以着手装修了。”

    许意章被他揽着,并没有推开,而是笑了笑,说:“行,既然房子你买了,装修费就姐来吧,至于要什么装修,就要稍后看完装修书在定夺了……”

    大结局完。

    ------题外话------

    到这里,就大结局完了,关于上辈子韩深为什么要离婚的原因,本来想写写,又觉得字数幅度可能不大,就不写了,直接就告诉宝宝们,就是因为女主长期丧偶式育儿也长期压抑,产生了一定心理疾病,她在上辈子已经开始产生幻觉,有伤害孩子的嫌疑。

    所以韩深带她看完心理医生之后,就决定和她离婚,因为她的状态并不适合留在婚姻里,也不适合继续带孩子,韩深要孩子,也只是怕她要了孩子更加抑郁。

    OK,到这里这个文就结束啦,序序要休息一段时间了,宝宝们也照顾好自己,咱们有缘在相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