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章节目录 145 帝俊亮瞎了冷夜的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145 帝俊亮瞎了冷夜的眼!

小说: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作者:二堂姐
144 起疑←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146 全听你的

    玄风浅前脚一走,帝俊便着急忙慌地凑到了榻前。

    他紧握着冷夜的手,口若悬河地诉起了衷肠,“臭妹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滚。”

    冷夜瞅着向他频送秋波的帝俊,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臭妹妹,你这性子怎么跟冷夜越来越像了?动不动就让人滚。”

    帝俊并未发觉玄风浅被换了芯,自顾自地念叨着,“对了,你父尊今儿个抽了什么风?逮着朕就是一顿狂殴,还扬言要取消你和朕的婚约。”

    冷夜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抽回了自己的手,冷声反问道:“难道不可以取消婚约?”

    “不是说好了契约成婚,怎么又反悔了?”帝俊无意间瞅见他脖颈上的吻痕,瞬间暴跳如雷,“朕知道了!一定是冷夜那个狗杂种顶着朕的样貌,强迫了你是不是?朕就说,平白无故的,岳丈怎会逮着朕一阵暴揍。”

    冷夜默然无语,他怎么也没料到帝俊仅凭一处吻痕,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不过,此刻的他浑身如同被车轱辘碾压了一般,哪哪都痛,根本无闲暇的心思搭理帝俊。

    “好妹妹,朕昨儿个根本未踏出过妖界一步。如有半句谎言,当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帝俊只当玄风浅不愿相信他的言辞,越说越急。

    “闭嘴。”

    冷夜被帝俊吵得脑壳儿突突作痛,不耐烦地道。

    要不是玄风浅这副身躯太过柔弱,他早就乍然起身,将尤为聒噪的帝俊扔出屋。

    “好妹妹,你怎么就不相信朕呢?你和朕都认识这么久了,朕的人品你应该有所了解才是。”

    “开什么玩笑?你还有人品可言?”冷夜冷不丁地反唇相讥道。

    “说白了,你就是不愿相信朕是吧?”

    帝俊越想越憋屈,他明明什么都没做,竟还落了个登徒子的恶名,究竟是招谁惹谁了!

    冷夜见他气得跳脚,心下暗爽。

    过了好一会儿,才不疾不徐地开了口,“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帝俊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索性当着他的面褪下了裤子,“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寻常男子绝对不可能有朕这般恢弘。你仔细回忆回忆,昨儿个欺负你的狗男人,有没有朕的一半恢弘?”

    冷夜怔怔地盯了大半晌,一张脸红了又青,整个人如遭雷劈了一般,久久回不过神。

    “好妹妹,你现在相信了吧?欺负你的人真不是朕。”

    “你...恶心!”

    冷夜厌恶地扫了一眼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挺直了腰杆的帝俊,恨不得当即戳瞎自己的眼眸。

    早知道帝俊这般变态,就不该转头看他!

    “朕这不过是无奈之举,谁让你不相信朕的清白?”

    帝俊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麻利地提上了裤子,笑涔涔地道:“昨夜那人,应当没朕恢弘吧?”

    “比你,绰绰有余。”

    冷夜话音一落,才觉自己说漏了嘴,瞬间噤声,再无多言。

    帝俊并未听清冷夜说了些什么,待穿戴齐整之后,顺势坐在了榻沿上,沉声静气地道:“浅浅,朕知你委屈,也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朕不过是太过着急,想证明自身的清白,决然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你先别急着退婚,朕敢以性命担保,朕昨儿个当真没有跨入过清风殿。”

    “为何非要同我联姻?是因为利益,还是喜欢?”

    按理说,像帝俊这样理智的人,绝不可能轻易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可不知为何,冷夜总感觉帝俊好似对玄风浅动了真心。

    帝俊没料到他会这么问,迟疑了好一会儿,终是决定如实相告,“朕如果说是因为喜欢,你信吗?也许,自朕在九幽撞见你躲在屋中自行破身的时候,就已经被你所吸引。可能是保护欲作祟,当朕见你痛得死去活来地瘫在榻上的时候,朕竟感觉到一丝丝心痛。”

    冷夜瞳孔剧烈地收缩着,声色俱颤,“自行破身?什么意思?”

    “在朕面前装什么糊涂?朕又不会将你自毁清白一事泄露出去。说来也是惭愧,那时的朕根本没想过向你伸以援手。现在想来,朕真是后悔到肠子都青了。倘若时间可以倒流,朕绝不会放任你孤身一人那么无助地在痛苦中挣扎。”

    听帝俊这么一说,冷夜这会子真是恨透了自己。

    一想到玄风浅所受的委屈,他恨不得在自己的胸口上捅上两刀。

    虽未曾亲眼目睹,但他完全能够想象得到玄风浅那时的无助和绝望。

    让他更加自责的是,他竟还三番两次地质问她怎么丢的第一次。

    冷夜眉头紧蹙,沉痛地闭上了眼眸。

    直到现在,他才知自己所谓的喜欢,根本不名一文!

    “浅浅,你且听朕细细与你分析。朕确实对你有几分好感,但不论如何,绝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你出去,让我静静。”

    冷夜心痛得几近无法呼吸,再无气力应付帝俊。

    帝俊却道:“上神劫愈发迫近,白帝亦做好了替你扛下雷劫的准备。你若不希望白帝有什么三长两短,最好尽快做出决断。此情此景之下,唯有东皇钟能拦得住白帝。”

    上神劫?

    冷夜的心又凉了一截。

    他倏然忆其玄风浅曾翻看过的上古典籍,这才得知,玄风浅竟默默承受了这么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他也想明白了上辈子玄风浅为何会狠下心肠,将他置于死地。

    想来,唯有亲手斩杀像他这样的大魔头,才有可能顺利避开上神劫...

    “浅浅,不论你做出何种选择,朕都能理解。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昨夜的事,朕会彻查清楚,势必会还你一个公道。不过,你大可不必在意外面的流言蜚语,只要你愿意嫁,妖界的大门永为你敞开。”

    “多谢。”

    冷夜沉声道了一声谢。

    他突然有些庆幸,在自己犯浑的时候,起码她身边还有个帝俊可以给她出谋划策。

    冷夜也看得出来,帝俊虽未明说,但也已经下定了决心替她挡雷劫。

    不过话说回来,他绝不会给帝俊这个机会。

    这一回,他一定会倾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守护好她。

    —

    九幽魔界

    玄风浅见惊蛰一直喋喋不休地念着冷夜的好,有些腻烦地道:“惊蛰,你莫不是爱上了冷夜?怎么张嘴闭嘴都是他!”

    惊蛰讪讪笑着,温声细语地道:“羡天帝姬放心,属下早已拔除了情根,绝不会对魔尊生出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

    “平白无故的,为何要拔出情根?”

    “俗话说,无欲则刚。无情亦是如此。”

    惊蛰显然不愿多提往事,不动声色地将话题绕了回来,“羡天帝姬,您别看魔尊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凶狠不过是他的保护色罢了。”

    玄风浅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究竟是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要这么帮着他?”

    “帝姬有所不知,魔尊他就是九幽的主心骨。万千魔众皆靠他一人庇护,但凡他软弱一分,九幽也不可能发展到得以同仙界分庭抗礼的程度。”惊蛰声色尤为温柔,濯濯的眼眸中是熠熠生辉的星光。

    玄风浅瞅着惊蛰这般认真的模样,心下腹诽着,也许冷夜并不像她想象中那样糟糕。

    只不过,她对冷夜根本没有丝毫的兴趣。

    只要他不来烦自己,即便是捅破了天,也和她没关系。

    “尊上,您可算回来了!”

    正当此时,哭得梨花带雨的玄千凝扭着水蛇般纤细的腰肢,猛地扑入了她的怀中。

    玄风浅见玄千凝如同发了情的公狗一般,一刻不停歇地蹭着自己的身体,无语至极。

    她冷不丁地将玄千凝推至一旁,冷声言之,“稚末人呢?本尊不是同你说过,不得欺负人家?”

    “尊上,妾身当真没有动她。是她自个儿不小心跌了一跤,妾身是无辜的。”

    “惊蛰,去请魔医。”

    玄风浅懒得同玄千凝废话,转身沉声嘱咐着惊蛰。

    “尊上,你莫不是心疼她了?”

    玄千凝轻拭去眼角的泪珠,微微仰着头,困惑不解地看向面容冷肃的“冷夜”。

    她原以为冷夜根本无所谓稚末的死活,这才大着胆子欲趁稚末临盆之前,解决掉其腹中的孽种。

    不成想,今儿个的冷夜,竟还有心思管这等细枝末节之事。

    “凝儿,不是本尊说你,吃醋也得有个度。稚末动了胎气,为何不让人请魔医?她肚子里的孩子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本尊唯你是问。”玄风浅早就看不惯矫揉造作心肠狠毒的玄千凝,这会子,恰好借着冷夜的身体,劈头盖脸地指责着她。

    玄千凝委屈地瘪了瘪嘴,怯生生地道:“尊上,你忘了吗?明明是你亲口说的,不想要稚末肚子里的孩子。”

    “本尊若是有意伤她腹中孩儿,又岂会将她安置在紫幽宫?凝儿,别再一意孤行了,你知道的,本尊不喜欢心肠歹毒的女人。”

    “尊上只是不喜欢除了浅浅之外的其他女人,对么?”玄千凝面容尽显凄楚之色,声声泣血,字字垂泪。

    “无聊。”

    玄风浅满头黑线,她实在是弄不明白,玄千凝为何总是要提到她。

    也许,正是玄千凝隔三差五地在冷夜面前提起她,才导致冷夜一直忘不了她。

    “尊上若是不愿提及浅浅,那我们暂且先来聊聊稚末。”

    玄千凝吸了吸鼻子,强忍住又欲夺眶而出的眼泪,眼神中满是幽怨凄婉之色。

    “聊什么?”

    玄风浅面上依旧沉稳自如,心里头却隐隐有些发怵。

    她总感觉玄千凝看她的眼神就像是饿狼看小羊羔的眼神。

    片晌之后,玄千凝趁四下无人之际,徐徐撩起了衣袖,指着胳膊上的守宫砂,尤为委屈地道:“尊上,你既愿意临幸那一无是处的小妖,为何就是不肯同妾身圆房?妾身实在想不明白,究竟哪点儿不如她?”

    “……”

    玄风浅下意识地揉搓着玄千凝手臂上的守宫砂,低声嗫嚅道:“怎么会?冷夜那急性子,居然忍得住。”

    她突然发现,冷夜好似没有她想象中那么花心。

    不过话说回来,冷夜花不花心,根本不关她的事。

    玄千凝并未听清玄风浅嘀咕了些什么,再度软着身子向她扑去,“尊上,你倒是告诉妾身,妾身究竟哪点儿不如稚末?”

    “你哪点儿比得上她?”

    玄风浅不耐烦地推开了玄千凝,阔步向稚末的卧房走去。

    玄风浅下意识地揉搓着玄千凝手臂上的守宫砂,低声嗫嚅道:“怎么会?冷夜那急性子,居然忍得住。”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