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太太又闹离婚了章节目录 059 袒护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059 袒护

小说:陆太太又闹离婚了 作者:汐奚
058 不是她!←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60 未婚妻

    宋义看着儿子,问道:“你怎么知道不是她?”

    “林音告诉我的,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楼。”宋少时话音不大,却掷地有声。

    刚刚林音被抱上车时,人已经昏迷,还能说话吗?

    姜久豁然抬眸,望向前方的男子。宋少时眉目清冷,目光淡淡从姜久身上掠过,没有停留。

    “二哥。”宋婷第一个不服,气哼哼跑上前,“分明是她推音音下楼,我都看到了。”

    “少时,你妹妹不会撒谎。”宋夫人沉浸在痛失长孙的悲愤中,对姜久充满恼怒。

    宋少时转过身,轻揽住母亲安慰,“妈,是婷婷看错了。”

    “不可能,我不会看错!”宋婷心急的反驳,忽然被宋少时冷冽的眼神震慑。

    其实林音摔下楼时,她并没有看清,可那时只有姜家姐妹和林音在一起。不是姜久,又会是谁?

    当初宋少时为林音悔婚,姜久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她把林音推下楼合情合理。

    “婷婷。”宋少时黑眸冷冰冰,语气也沉下来,“我再问你一遍,你看清楚了吗?”

    “我……”宋婷张了张嘴,原本堵在喉咙里的话不敢再说。虽说二哥平时很疼她,但他一旦发火,很可怕。

    宋少时冷冽的目光,落在姜然身上,“你呢?”

    “我?”姜然诧异了下,看到宋少时犀利的眼神后,瞬间明白过来,“对,林小姐的裙子太长,她下楼时不小心绊倒了。”

    对于她的解释,宋少时未置可否。其实这话聪明人都听的出来,林音人还没醒,宋家也没什么证据。

    陆谨行鹰隼般的目光与宋少时对视几秒后,缓缓弯起唇,“既然如此,那就说明这件事与我太太无关。”

    男人掌心轻抬,不轻不重落在姜久腰间,“你怎么就这么容易被人误会呢?”

    姜久抿起唇,没有回答。

    “事情说清楚了,那我们先告辞。”陆谨行站起身,同时也伸手牵起身边的姜久。

    男人俊脸微抬,嘴角看似透着笑,可眼神是冷的,“宋二少已经找到爱人,以前那些旧事,大家都不要再提起的好。”

    以前那些旧事?宋家人的脸色,再度发生变化。如今姜久嫁入陆家,以前那些过往确实应该掩埋。宋义听出陆谨行话中的含义,不禁看眼儿子。

    须臾,陆谨行走出客厅,姜久跟在他身后,两人很快坐上车,离开宋家。

    今晚订婚礼闹出乱子,不得不取消。宋少杰安排人将宾客们送走,收拾残局。

    姜然拎着包,走到宋少时身边,“二少,今晚的事……”

    “不用说了。”宋少时打断她的话,脸色冷淡。

    宋夫人脸色不怎么好,宋少时上前揽住母亲,自顾转身走远。眼见宋少时头也不回的离开,姜然嘴角的笑容一点点变的僵硬。

    客厅一侧,余月雪盯着陆谨行离开的方向,忍不住失落。有些女人的运气真好,可以得到陆家三少的庇佑,无论发生都不用害怕。

    回去的路上,陆谨行神情沉寂。姜久坐在他身边,也没有开口。

    “宋少时说的话,你相信吗?”昏暗车厢内,男人嗓音低沉。

    姜久低着头,垂下的长发遮住她的半边脸,“三少是指什么?”

    “陆太太聪明的很,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说什么?”陆谨行伸出手,缓缓抬高她的脸,直到与他目光相对。

    “我没有推林音下楼。”姜久迎着他的视线,“我没有理由这么做。”

    陆谨行眯了眯眼,拇指一下下摩挲姜久的下巴,“我当然知道你没有推林音。”

    顿了下,他蓦然一笑,“看到前男友为你撒谎,有没有很感动?”

    摔下楼后,林音已经昏迷,不可能对宋少时说什么。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宋少时在撒谎。宋家人没有拆穿,大抵因为陆谨行,而且他们没有证据。

    陆谨行这么聪明,怎能轻易放过?

    姜久眉头轻蹙,语气平静,“今晚参加订婚礼,我事先并不知情,不会和谁串通什么。三少,虽然我不知道宋少时为什么这么做,但我想,他也懂得权衡利弊,不想与陆家为敌。”

    “哼!”

    陆谨行抽回手,脸色冷下来。这个狡猾的女人,她倒把自己摘的干净。

    黑色宾利驶入山路,车速渐快。陆谨行没有再问,姜久转过头,望着远处陷入夜色的山峰,心思微动。

    原本她以为,今天在宋家又要大闹一场。但怎么也没想到,宋少时竟会出面帮她。林音流产,无论这件事是否与她有关,按照宋少时之前的性子,不是应该和她没完没了吗?!

    翌日早上,林音睁开眼睛的时候,满眼白色。周围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她转下头,耳边有人说话,“醒了?”

    宋少时站在病床边,已经有段时间。

    林音伸手摸了摸小腹,“孩子,我们的孩子呢?”

    “没了。”宋少时单手插兜,神情很冷。

    林音瞬间红了眼眶,“姜久那个女人太狠毒了,她要打要骂冲着我来好了,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孩子?”

    “少时,你不能放过她!”

    须臾,身边的男人一言不发。林音看着他,眼角挂着泪痕,“你怎么了?”

    “昨晚是你自己摔下楼的。”

    “少时!”

    林音咻的坐起身,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这种时候,你还护着她?”

    “呵呵。”

    宋少时走上前,弯腰盯着林音的眼睛,“姜久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她是不会推你的。”

    “你……”林音哆嗦着双唇,“宋少时,那个女人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林音。”

    宋少时脸色紧绷,沉声道:“我可以对外界宣布你是我的未婚妻,但前提是,你不准再闹,你摔下楼的事与姜久无关。”

    “……”

    半响,宋少时沉着脸走出病房。

    昨晚宋家订婚礼的风波,今早顶上热搜新闻。林音想用孩子嫁入宋家,流产对她半点好处没有。宋少时想来想去,只有意外的解释最合理。

    两个女人的争斗,起因是他。林音流产,只怕他的父母不会善罢甘休,宋少时坐上车,发动引擎将车开出医院。

    如果一个未婚妻的头衔,可以换来姜久平安的日子,他愿意。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