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379章 换肾手术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79章 换肾手术

    等到我接受换肾手术的这天,恬馨跟着医院的推床一直送我进了手术间才松手。

    “苏唯,我和顾然等你出来。”

    “好。”我对恬馨喊道。

    这一刻要执行手术我的内心是紧张的,手术都会有或多或少的风险,我就怕风险会发生,但是没有办法,选择了要接受手术,就要拿出必胜的勇气去面对。

    我没有见到那个要给我捐赠心脏的捐赠者,医生只是说要给我进行麻醉,我在麻醉的过程中心里一直默默地在祈祷,希望我可以顺顺利利的从手术间出来,这样的话,我就有机会重新面对所有的新生活,不管未来有多艰难,我都会好好地过下去。

    最后,在麻醉师的麻醉下,我失去了所有的知道。

    换肾手术很成功,只是肾源本来就不多,我换了一只,坏死的一只已经彻底切除,一只肾也可以正常生活,只是在身体机能上来说,远远没有双肾来的完美。

    转眼间我住院一星期,身体慢慢恢复了一些。

    “苏唯,最近等到伤口愈合前,不要随便乱动,我会好好照顾你。”恬馨坐在我的病床前照顾我,“对了,熙熙说想出去海边玩耍,这样吧!等夏天的时候,我们去海南。”

    我靠着床头有点哭笑不得,“选在这么热的天气去海南,你为什么不说去泰国呢?”

    恬馨不说话,冲着我,“嘿嘿”傻笑。

    “夏天的确只能去海边,也只有海边是最还玩的。”我赞同她的想法,“但是馨馨,熙熙去的话,叔叔和阿姨是不是也得一块儿叫上?”

    要是带着孩子去海边怎么都要全家总动员。

    “想呢!我爸妈辛苦了一辈子,我想趁着他们还走的动,全家出去旅行,偶尔去周边城市走走,以前我忙着学习,事业,现在自从你生病之后,很多事都想开了。”恬馨说道。

    她倒也不是不孝顺,主要是时间太少。

    “顾然呢?”我发现今天好像他还没有回来。

    “没有看到,说是去送别人上飞机,他这人也不知道神神秘秘的在忙些什么,前阵子你住院,他说有什么论文需要赶进度,叫我好好照顾你,这人也是够神的的。”

    恬馨埋怨道。

    我知道她的意思,无非是怪顾然没有照顾好我。

    可事实上,他也有自己的工作,也自己的生活,没有道理一直为了我辛苦奔波。

    “馨馨,顾然是个有分寸的人,对于这件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在他面前给他脸色比较好。”我劝恬馨稍微收敛一些脾气。

    顾然在顾家好歹是全家上下各个重视的男丁。

    娶了我,本来他姐姐就有很多的意见,要是恬馨在摆脸色给他看,我觉得有点说不过去。

    “你呀!这还没有爱上呢!要是爱上了,岂不是整颗心都掏给他了。”她不客气的嘲笑我。

    对于恬馨的嘲笑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件事,我觉得你不要开玩笑,一,顾然家里对他非常重视。二,我和他领证你也知道是为了什么,所以千万不要和他甩脸子,不合适。”我要她见好就收。

    “那你就不怕他和别人有染?”

    她替我干着急。

    我靠着床头笑了起来,“哈哈……馨馨,我发现你很有幽默天赋,顾然要是出轨,那敢情多好,我还害怕亏欠他呢!这要是出轨了,说明他有目标了,到时候这婚自然就告吹了。”

    “唉,我就没有见过像你这么缺心眼的,这难道是光荣的事吗?”恬馨立刻糗我。

    其实我比较希望顾然可以真心的在有生之年碰见一个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不要在我身上虚度年华,浪费青春。

    我不值得他这般付出。

    “行了,说点好听的事儿来听听,我现在是病人,你可不要惹了我的心情。”我板着脸,严肃的和恬馨说道,“快点,说点开心的事儿来哄哄我。”

    “切!你就那点小心思,话说,你以后我隔壁那栋单身公寓卖掉了,还想买回来吗?想的话,我和时域说去。”恬馨问我关于卖掉房子一事。

    说实在话,我当时就是想要那栋房子才会买在她的隔壁,最好的理由就是,将来熙熙上学了,等到恬馨工作忙碌的时候,我可以接送孩子,非常方便,加上住在隔壁有什么事也好互相照应。

    “别了,我不想加重你们的麻烦,这次手术的事有一部分的钱还是时域垫付的。”我婉拒了恬馨的好意。

    有些好不能一直收,时间久了会变成一种习惯和依赖。

    恬馨露出可惜的目光望着我,“你还真别说,那套房子自从你卖出去之后,我物业说,就没见有人搬进来,一直关着呢。”

    我有点愕然。

    “当时是顾然帮我转手卖掉的,按照道理,对方应该是急需住进来才对,可是买了就算自己不来住,好歹也可以出租啊。”我有点想不明白卖家的事儿。

    “对啊,物业说什么动静也没有,但是他们知道卖家是个男人,第一次打过电话去催缴了一下物业费,听着描述好像接电话的声音非常冷,有一种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

    恬馨和我详细的做了个描述。

    难以接近?一般情况下,买走了房子,物业催缴物业费也是正常的事,态度不好总不至于是不想掏钱,我认为只有一个原因,对方的确是个不好招惹的人,应该说不好相处。

    “你说有没有可能这房子是顾然买走的?”她做出了猜测。

    我认为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毕竟他也是个聪明人,怕有人打听,所以随便找了个人冒充一下,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他连婚都和我结了,假如单身公寓真的是他买走的,我认为倒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儿。

    “真没有看出来,这小子还是个痴情种啊,苏唯你说你上辈子干什么好事了?走了一个沈琛又来了一个顾然,你说说,谁也不比谁差啊。”

    恬馨望着我,眼神非常的邪恶。

    我靠着床头,无奈的摇头,“少女,你的思想太不正常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