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453章 记忆卡里面是空的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53章 记忆卡里面是空的

    沈琛回到餐厅,他看到放在地上的一套遥控车和一套图书有点疑惑,“这谁带来的?”

    “你父亲。”我回答他的提问。

    沈振南刚才说的话,我怀疑沈琛要是听到了,估计得气死。

    “他们有点莫名其妙,来了没多少时间,现在又走了,逗我玩儿呢?”

    他有点生气。

    我看了佣人一眼,要她进去把沈琛的早餐端出来,我低头吃了一口早餐,淡淡地道,“这种人有什么好生气的,何况你又不是她肚子的经手人,难不成他们还想逼你喜当爹不成?”

    这种事以前就出现过,后期哪里还能继续出现呢?

    我没有和沈琛继续说话,低头吃早餐。

    我在想,要是他听到什么传闻的话,估计沈振南会极力否认,毕竟这意思并没有直截了当的指明是在说那件事。

    当然啦!沈琛想法会是什么样的,我根本不清楚。

    用过早餐,我正在擦嘴,沈琛接到了电话。

    “喂,我是沈琛,嗯?”他握着手机表情凝重。

    我望着他说话的模样,心情也跟着变得紧张起来,好像这通电话听上去有点严重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和陆毅铭的事有关联。

    他挂断了电话,然后望着我,“说是那张记忆卡的密码解开了。”

    我有点开心,这么快密码解开了。

    “但是记忆卡里面的东西是空的。”

    沈琛望着我,眼神特别无奈。

    这一瞬间,我心如死灰。

    怎么会这样,保管的这么好,记忆卡里面的东西怎么会是空的呢?我有点不敢相信。

    他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单手按在我的肩头,“苏唯,有些事要学着去接受,如果没有了这个证据,那么我们还能够找其他的渠道。”

    沈琛安慰我。

    我知道他说的话是对的,可是我无法认同。

    “沈琛,也许你说的是对的。”我微微垂头,感到心酸不已。

    陆毅铭的死因就这样搁置了。

    天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开眼呢?

    我有点沮丧。

    “你要是心情不好,那我今天不去上班了,留在家里陪你。”沈琛大概看出了我的难过。

    我不想影响任何人,尤其是他的工作。

    “不用,你去上班吧!这件事我能自己去消化。”

    沈琛再三问我,他才放心的离开。

    等到他离开后,我坐在客厅里,这一坐,我彻底陷入了安静。

    一个人回到客厅,我望着窗外的世界发呆,心里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我心想,陆毅铭到底是怎么得罪了林氏企业,居然连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还有柳茜也是,怎么能把一张空的记忆卡交给我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苏小姐,苏小姐……”佣人喊我。

    “怎么了?”我有点恼怒。

    “顾先生打来的电话,他说十万火急,想要你接听。”

    佣人把电话递给我。

    我接过电话,然后和顾然进行通话,“顾然。”

    “苏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弟弟所做的一切远比你想象中有意义。”顾然在电话里情绪激动的说道,“你绝对不知道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好孩子。”

    “你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重点,我哪里知道你说的优秀到底指哪些方面。”

    我有点急了。

    顾然在电话里笑了一下,“瞧我这脑袋,这样吧!你现在在沈琛家里对吗?我方便过来一趟吗?和你当面聊。”

    我没有拒绝,

    我和顾然结束通话后,他很快来了沈琛的别墅,我们坐在客厅里。

    “陆毅铭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激动。”我有点疑惑。

    “你一定不会知道,你弟弟从高中开始就给希望小学捐款,开始是小钱,慢慢地变成大钱,尤其是上了大学后,我派人调查过,他的账户有一笔钱是二十几万,然后一天之内转款给了希望小学,他们买了电脑,改善了教学条件,只是后期他和他们互动的信件没了来往,断了联系,对方才会打电话到学校,并且把陆毅铭照片给寄到了学校,校方才知道是他做了那么多的好事。”

    我安静的坐在那里,一下子听到那么多的消息有点难以消化。

    “苏唯,能有陆毅铭这样的学生是我顾然教书生涯里的骄傲,所以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你弟弟很优秀,他绝对不是个会做坏事的人,”他向我证明陆毅铭的优秀事迹。

    我真的难以想象,陆毅铭居然瞒着我做了那么多的事,可是很多事我并不知情。

    也许,他的死也有一半的原因是我造成的,我没能好好关心他,或者说,我也是让他操心的姐姐。

    这让我想起了那些年嫁给何新的日子,过去的好时光真的白白浪费了。

    “顾然,我不知道该如何和你解释,我现在有点混乱,陆毅铭的死可能没那么简单。”

    我没敢和他说太多,但是简单的说了一些。

    我知道有些真相是瞒不住的。

    “苏唯,你别太难过,沈琛做事的手段你也见识过,请你放心的交给他,相信他。”顾然安慰我。

    我当然相信沈琛,只是我心里有个想法,或许这证据我们是找不到了。

    后来,顾然走了。

    我在看他给我带回来的一些照片,全部是希望小学寄到学校的,当我看到陆毅铭的脸,他笑得很阳光,那么好的一个好孩子,如今却死的不明不白,我不奢望他有多大的出息,只是希望他可以安息,瞑目,而不是带着不明不白被埋葬在那个冰冷的世界。

    中午我没有吃午餐,觉得嗓子眼里堵的慌,好像塞了一团棉絮,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想安静的躺会儿。

    我听到卧室的门被推开,沈琛走进来,他坐在床边。

    “我知道陆毅铭的事了,楼下客厅里照片我都看过了。”他握住我的手,掌心的温暖让我贪恋,“苏唯,我会尽力的处理好这件事,你不要太忧心,乐观点想,乌云是遮挡不住烈日的。”

    他的话我听进去了。

    “沈琛,林氏企业如果做的事连你都没有办法绊倒呢?”

    我最担心这一点。

    很多企业的存在并不单纯,他们通常会政府勾结。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