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470章 一场高调的记者发布会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70章 一场高调的记者发布会

    几天后,沈琛告诉我,他找了高薇薇谈过出席记者发布会的事。

    “沈琛,你确定她今天会乖乖地出席发布会?”我反问道。

    高薇薇毕竟是市长千金,不管做什么事,一举一动都需要顾及到高市长的形象,事情不可能会进展顺利,至于这一切她是如何答应的,我不是很清楚,有一点我可以很肯定,这背后沈琛一定花过一些努力。

    “你安心,答应过你的事,我什么时候食过言?”

    沈琛握住我的手说道。

    我承认这样的情况没有发生过,但是有一点可以值得肯定,想要对付高薇薇,首先高市长那一关,他需要努力通过。

    他看了一眼我的装扮,感觉没什么不妥当,“今天这样的打扮很得体,庄重又不失优雅,我只能说陌桑这个女人非常有前途。”

    这是当然的,陌桑要是没有前途的话,那么总会的生意会蒸蒸日上吗?能够吃四方饭的女人当然是不简单的,光是门道就比一般人路子粗广。

    “对了,你一定不知道我是如何说服高市长的。”沈琛和我低声说道。

    我当然不知道。

    沈琛握住我的手,双眼对视着我,“这次陌桑买了一个很大的人情给我。”

    “什么意思?”我不是很理解他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是高市长的女儿,她妈是大老婆,当年高市长当知青去乡下插队的时候和她妈恋爱了,后来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被高薇薇的外公一眼相中,于是和高薇薇的妈妈结婚。”

    沈琛说出了陌桑的身世秘密。

    我嗤鼻冷笑,“还以为你口中这段浪漫的爱情故事有多高尚,原来男人是现实版的陈世美,陌桑也太给你面子了,居然会出面去求高市长。”

    我没有想到陌桑这么讲义气。

    “这你就错了,当年她可以在这座城里混的风生水起,暗中也有我的一份力量,有句话说的好,得人恩果千年记。”

    他和我说起陌桑以前的事。

    我真没有看出来,沈琛这种唯利是图的资本家,也有乐于助人的时候,真的好难得。

    沈琛很快看破了我心里在想些什么,他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脸颊,“你一定是在想我这个资本家还有帮人的时候对吗?”

    我没有说话,他想的还真是正确,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你想多了,我觉得你会帮助陌桑其实也不挺正常的,说不定你们俩当时有过一段风花雪月。”我岔开了话题。

    “市长的女儿谁敢睡?”沈琛质问我。

    我对着他嘻哈一笑,“这世界上只有你沈琛想睡的,没有你沈琛不敢睡的。”

    他又捏了捏我的恋爱,“见好收,不该说的话不要多说。”

    我没有继续乱说什么,沈琛倒也没有生气,只是这些话如果被不应该听到的人听到会大做文章,为了不出乱子,我自然是见好收。

    沈琛起身,推着轮椅带我离开了楼下的卧室,目前我们要前往记者发布会现场。

    一路上车厢里很安静,我在想高薇薇会说出什么话,而沈琛又会在记者面前做出什么样的回应。

    没有多久车子抵达会场,沈琛推着我进入发布会现场,高薇薇等人已经等候多时,今天能够到场的记者全部都到了,而且各个都是重大的报社。

    这样的阵仗也只有沈琛和高市长才能够请得动。

    “下面召开记者招待会,首先请高小姐发言。”主持人站在台上,视线投向高薇薇。

    她坐在台上,不急不躁的拿着话筒开始讲话,“今天这场记者发布会其实是为了我的好朋友陆毅铭举办的,他的身份很简单,曾经是我的药剂师,还包括了研制药物的工作,他曾经在本市的一家上市公司里任职,只可惜在任职期间被人杀害,这场记者发布会,虽然名义上是为了追悼我的朋友,事实上,我认为我朋友的死因有很多的疑点。”

    我似乎有点小看了沈琛的力量,他好像把问题所有的症结给呈现了出来,要是本市的人知道陆毅铭不是出车祸死的,而是因为知道林氏企业的某些秘密而惨遭杀人灭口的话,整件事就完全不同了,起码在处理手法上会大大不同。

    “高小姐,能不能麻烦你具体说一下是哪一家公司?”有记者抓住了问题的核心。

    我甚至觉得这些提问也有可能是沈琛暗中派人草拟过的,他做事向来需要的就是万无一失,以及双保险,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比较大。

    “对啊,能否详细说明你朋友任职的公司叫什么名字?”

    记者的问题越来越犀利,我看到高薇薇似乎有心想避开回答,就在这时候,有人把问题的发问投到了沈琛的方向。

    “距我们所知,这次的记者招待会是沈先生也出过一份力,那么能否告知我们究竟是那家企业买凶杀人?”记者逮着沈琛不肯放。

    我没有想到这些记者好像狗见到了肉包子,逮着不放,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在本市上市的企业中又和制药业相关的,你们问我,我问谁呢?”沈琛笑着买了个关子。

    我有点心疼那帮记者,这短短的一句话说了等于没有说,而且是模凌两可,当然,沈琛的做法是正确的,只要没有明明白白的说出是哪家企业,就算是含沙射影也是一种手段,哪怕是出了事,也没有理由和证据出律师信进行法律程序上的起诉。

    他的刁钻我一向是见识过的,不足为奇。

    “明白了明白了。”记者纷纷点头。

    我算是清楚的了解沈琛的本事了,短短一句话可以把一帮记者给带跑题,而且他们那么聪明不可能不清楚他说的是哪家公司,只是不会有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进行明确的指名报道。

    这样也好,一旦社会的舆论给了林氏企业的压力,话题一旦制造起来,想要熄灭热度估计有点难,而且我相信沈琛已经有了所有的部署。

    这场记者发布会应该是所有计划中的某一个环节而已,剩下的才是最大的惊喜,当然,我想看看林语柔究竟有什么反应?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