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470章 被牵制的林语柔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70章 被牵制的林语柔

    记者发布会结束后,沈琛带着我回了别墅,一进去沈振南和熙熙早就在了。

    “沈琛,干妈妈。”熙熙跑到我们面前。

    “你看看你,吃的这么脏,叫佣人帮你换件衣服好吗?”

    我问小家伙。

    “不用了,吃完饭就洗澡睡觉了。”

    小小年纪还知道投机取巧。

    熙熙和我们打完招呼又跑到沈振南的方向,他望着沈振南,单手又开始玩起了玩具。

    我有点累,今天出席了记者发布会,累的我有点精疲力尽。

    沈琛扯松领带靠着沙发靠垫,“最近的记者发布会一旦有消息发出去,林氏企业肯定会受到波及。”

    “沈琛,这么做岂不是打草惊蛇?”我有点担心。

    “要是不这么做的话,怎么逼迫林语柔的父亲和她的未婚夫知法犯法,然后怎么逼秦桑和她通力合作,只有迫在眉睫,火烧燃眉,才会做出决定,而人一旦在急躁的情况下做出来的决定通常错误的比较多。”

    沈琛对我分析今天召开记者发布的真正原因。

    “那你岂不是请君入瓮?投石问路?”我笑了笑,这办法虽然无法将林语柔一网打尽,可是胜在能够让她乱了方寸。

    他磁性的嗓音低沉的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总之所有的事比想象中要来的简单,林家的人我太懂了,都是坐不住的,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急的团团转。”

    沈琛一旦也不担心林语柔那边的情况,我甚至觉得他有点太笃定了,古往今来,人心是最难以估摸的东西,怎么能掉以轻心,轻敌呢?

    “他已经有了全盘计划。”沈振南冷冷地说道。

    他这句话是在暗示我不要怀疑沈琛的能力,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取得最好的成绩。

    我的确不应该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沈琛的头脑本来就很厉害,我应该相信他才对。

    晚餐,我们坐在客厅里,用完后,沈琛接到了电话。

    “是谁打来的?”我问道。

    “林语柔。”

    沈琛没有进行隐瞒。

    我没有继续发问,不是害怕她会做出什么事来,而是我根本猜不到她会做什么?

    “约我现在见个面,你要一起去吗?”沈琛问我。

    我有点纳闷,这件事我参与真的好吗?

    他的黑眸睨着我,“现在的你思考能力很成熟了,而且对于事情的看法也是相当的完善,所以跟着我一起去见她,完全能够应付自如。”

    沈琛的话我听着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他的分析倒也没有错。

    我没有拒绝沈琛的做法,心想着和他一起去也是可行的,毕竟这件事和陆毅铭有关联,我认为可以去见见林语柔,顺便去探听一下她接下来想怎么样?

    晚餐结束后,沈琛带着我离开了别墅,我没有任何的畏惧,总觉得有他在所有的事都可以得到解决,根本不需要有畏惧感。

    我们来到和林语柔约会的地点。

    这是一处非常安静的码头,夜晚这里没什么来往的车流量,人烟稀少,就算林语柔在这里杀了我和沈琛其实也没有人会发现。

    我承认在这一刻内心深处对她依然存有非常严重的防备。

    “今天你叫高薇薇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耍什么手段,你想玩什么花样,沈琛我告诉你,我林语柔不是省油的灯,就算我耗尽林氏企业的一砖一瓦,一分一厘,我也要和你斗到底。”

    林语柔在沈琛面前言之凿凿的撂下了狠话。

    我见识到她生气的一面,内心没有什么感想,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沈琛到底是怎么想的?用最简单的方式把她给激怒了,这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我知道按照算计的头脑我比不上沈琛也比不上林语柔,说真的,他们两人要是互相使用计谋的话,我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所以,无论怎么样,今天沈琛召开的记者招待会算是把林语柔给彻底惹怒了。

    “你是不是省油的灯,那也应该亲自点过才能够知道你这盏灯到底能够亮多久,至于你说你要耗尽林氏企业的一砖一瓦,一分一厘要和我斗到底?”沈琛冷冷地笑道,“林语柔这些就得看你有多大的本事,真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面?我告诉你,你那个未婚夫不是贪图你够销魂,而是你父亲和他早就有暗地的交易,至于是什么,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现在要你们结婚,这不过是明面上打着幌子,正所谓都是一家人岂能做两家生意。”

    我算是听明白了沈琛的解释,这一点我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所谓的未婚夫只是在权利上的象征,然后暗地里和林氏企业有过勾搭和肮脏的交易。

    难怪林语柔还是肯吃亏的与那个副局订了婚,刚开始还以为是她贪图权利,我听完沈琛的解释,才明白,真正被贪图的人是那个副局,而他们林家才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那一方,一下子主动权变成了被动权,这想起来也的确是有点令人寒心。

    “沈琛,你好知道什么?”林语柔大声的喊了起来。

    暗夜里,她的声音听上去特别的尖锐,特别的清脆。

    我抬着头偷偷打量沈琛的面容神情,他看上去好像胸有成竹,很有把握。

    “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但是你知道的事情并不多而已,你父亲明面上是坐牢了,但是他真正的用心……”

    沈琛没有把所有的话说完,他故意买了个关子,我不知道在这一刻他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在林语柔面前坦白相告的。

    如果真的有那么这件事肯定与林氏企业有关系,与陆毅铭的死也关系。

    她咬着牙压低嗓音低吼道,“你有什么话不可以对我说的,难道,你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吗?”

    我有点同情林语柔,她不知道的事肯定很多,这样质问沈琛其实根本得不到问题的解决。

    “你想知道?那你就跪下来求我,你心里非常清楚,我沈琛从来不会做亏本生意,而你更是我憎厌的对象。”

    我发现沈琛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林语柔没有反应,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