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18章 爱是做出来的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8章 爱是做出来的

    我目不斜视的依然用餐。

    突然,我觉得这种感觉真让人感到兴奋。

    我心里起了一种恶作剧的想法,要是我现在走过去,当着沈琛老婆的面,说我是他的情妇,不知道整件事会变得如何?

    当然,这些只是我内心的想法,我哪里敢上去和她摊牌?

    不是我畏惧沈琛,而是我想要做的事并没有成功。

    古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

    苦,痛苦,可是最后他却得以翻身。

    我现在的目的就是不和他们硬碰硬,也不和他们示软,而是退出去,不让自己踏足。

    当我储满了力量,就可以和他们抗衡。

    新仇旧账一起算。

    我静静地享用午餐,视线从头到尾没有投到沈琛他们那一桌的方向,我吃的很认真,期间接到了恬馨打来的电话。

    我给她打包了一份甜品,打算去看看她,我们也是好久没有见过面了。

    我结账后走出了那家餐厅,在路边打了一辆车,前往恬馨的医院。

    我和她坐在医院庭院的长椅上聊天,树荫下,一切悠闲的像是小时候的美好时光,让人怀念。

    “苏唯,你现在跟着沈琛对吗?”

    她说话时刻意压低嗓音,为的就是怕有人听到。

    我没有否认,轻轻颔首,“是的。”

    恬馨并没有骂我,也没有劝我,她只是抱住我,轻声说了一句,“苏唯,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要清楚的记得,这辈子,我恬馨永远是你屹立不倒的靠山,我唯一能够给予你的就是陪伴。”

    我并没有告诉恬馨关于陆毅铭的死另有原因,我今天不想谈论沉重的话题,只是过来看看她,和她说说话。

    见完恬馨,我打车回到了至尊天府,我刚打开门,一股强势的蛮力攥住我的手腕,下一秒我被扯进了男性的坚硬胸膛。

    “你跟踪我?”

    沈琛冷冷地道。

    他太好笑了,我凭什么要跟踪他?

    “成为你的情妇是你要求的,并不是我自己贴上来的,我不喜欢你,为什么要去跟踪你?”我冷冷地道,双眸睨着沈琛。

    他可以得到我的身体,但是他没有办法得到我的心。

    对沈琛,我的确是不爱,我又不是神经病,被睡了就一定要爱上,这算哪门子的歪理?

    他本来就很生气,结果,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大有怒火中烧的架势。

    沈琛用力的把我往沙发上一推,他单腿压在沙发上,人逼近我面前,阴鸷的冷眸恶狠狠地睨着我,“你说你不喜欢我?苏唯,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不怕死的和我说话。”

    我没有好怕,躺在沙发上主动解开了衬衣的扣子。

    “想要了?那给你,我不会拒绝的。”我冷笑道,“沈琛,我和你不就是睡觉的关系吗?我又怎么会混淆呢!”

    我已经解开了第三颗扣子,结果,他的大手用力的握住我的手,额上青筋毕露,冷眸直直地睨着我。

    “苏唯,你这是在挑战我的脾气?”

    沈琛咬着牙,冷冷地反问道。

    我漫不经心的开口,“我从头到尾对你没有兴趣,你不是很清楚吗?要不然我一早就答应当你的情妇了,还有,你别忘记,是你害死我弟弟的,这根刺,我一辈子不会忘,除非我死了。”

    我这些话并不是在威胁他,而是陈述事实。

    假如没有陆毅铭的死,我绝对不会成为沈琛的情妇,毕竟,他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我有手有脚找工作可以靠体力和脑力,没想过要靠男人活下去。

    后来我选择了沈琛是因为我要复仇。

    当然,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他的,毕竟,他是经受不起被我利用的打击,反正慢慢来吧!

    经过一段婚姻,我明白了男人这种生物,越是不容易得手的越珍惜,越是轻易得手的越廉价。

    沈琛扶我起身,他坐在了沙发上,接着低头冷笑。

    “苏唯,你真的是我见过最与众不同的女人。”他说道,黑眸直勾勾地望着我,“所有的女人接近我都是为了我的钱,不管我在哪个年纪遇上什么样的女人,他们永远看上的都是我的钱。”

    我淡淡地道,“这你们男人看的是我们女人的胸和脸是一个道理,谁也不比谁高尚。”

    我把沈琛说的话给硬生生的怼了回去。

    凭什么他就可以诋毁女人贪钱,我就不可以诋毁男人爱美色呢?

    我今天要是长得像个丑八怪,他沈琛会要我吗?

    这是一道非常容易解答的题目,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技术含量。

    “我以前很想去那家餐厅享受一回,不过有眼无珠找了个没用的男人,我体桖他赚钱少,有什么想要的或是想吃的从来不说,我怕伤了他那点仅剩全无的男性自尊。”

    我和沈琛解释中午为什么会去那家餐厅的原因。

    我的双眸对上他灼热的视线,淡淡地道,“沈琛,在我心里,你的确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但是说到爱你,非常抱歉,起码现在的我对你没有这样的情愫,当然,你也不缺我苏唯的爱,毕竟外面多的是女人爱你,喜欢你。”

    “你这是欲擒故纵?”

    沈琛突然冷笑道。

    我比他笑的更加开心。

    “我们没有风雨同舟的情义,没有相互扶持的回忆,不过是睡过几次觉,这样的感情能够成为爱,我想沈总不会那么单纯吧?”我笑盈盈地望着沈琛,蹙着黛眉反问道,“难道,我现在说我爱你,你就相信了?”

    他是个聪明的男人,要的不是我说爱他,而是臣服,妥协,彻彻底底的唯他独尊,把他当成我心目中的天地。

    可是,很可惜,沈琛的出现方式不对,始终没有办法让我爱上他。

    “苏唯,你是一个能言善辩的女人,我想往后与你在一起的日子里,应该不会枯燥。”

    他磁性的嗓音冷冷地道。

    我还没回过神,沈琛已经把我抱走了,目的地是卧室。

    沈琛脱掉了我的衣服,他磁性的嗓音冷厉的道,“苏唯,嘴上我说不过你,但是行动上我绝对做的过你。”

    我失笑,就这点惩罚,我也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