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19章 我是情妇,没资格给他生孩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9章 我是情妇,没资格给他生孩子

    沈琛说到做到,真的是身体力行,要了我一遍又一遍。

    我哭的连嗓子都沙哑了,他依然没有要作罢的意思。

    好不容易,他大发善心的绕过我。

    我套上睡衣打算去洗手间洗澡。

    “把这个吃了。”

    沈琛把一喝药丢在了床头柜上。

    我结过婚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避孕药。

    “戴套我没有这个习惯,你吃药就行,要是实在中招了就去医院打掉,你只是情妇,没有资格给我生孩子。”

    他冷冷地说道,嗓音冷厉。

    我没有哭闹,也没有不甘心,那种那盒药笑道,“谢了,我还真没有想过要给你生个孩子,毕竟我清楚自己的性格,而且,生一个属于你这么恶劣性格的孩子,一出生我就掐死。”

    我不是为了逞一时嘴快,主要是我的确不愿意给沈琛生个孩子。

    理由非常简单。

    我恨他。

    “你……苏唯,你是不是想要我弄死你?”

    他咬着牙恶狠狠地威胁道。

    我站在床边,双手抱臂的冷笑道,“沈总,还是留点力气晚上回家伺候你老婆吧!”

    我的话刚说完,手腕被沈琛抓住,他压在我的上方,黑眸凝望着我的双眼。

    “我看你是嘴硬,欠吻。”

    他的薄唇堵住我的唇瓣,非常用力,舌长驱直入在我口腔内壁扫荡,我没有回应他,只是任由他胡作非为。

    后来,沈琛松开我去了洗手间洗澡。

    他本来说想留下来和我一起吃晚餐,我对他的留下并没有太大的欢喜。

    沈琛是一个有家庭的男人,他陪不了我整整一天,无论什么时候,他总归是要回家的,这是现实问题。

    从他结婚的那天起,我就想开了。

    晚餐变成了我一个人,沈琛中途离席,我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机,把饭菜挪到那边,顺便吃了他没有动过的那碗饭。

    晚餐我吃的很饱,又不想马上睡觉,于是我去了书房,找了一本书看,我伫立在窗前,眺望这座城市的万家灯火,内心的孤独感油然而生,我伸出手摸了摸平坦的小腹。

    与何新结婚这么多年,我没能生个孩子出来,好不容易借种成功了,可是孩子又被前婆婆打掉了,沈琛更不允许我给他生孩子。

    我想,我做过沈琛的情妇,以后,我还能有机会嫁给别的男人吗?

    我也和大多数的女人一样,渴望有个幸福的家庭,生一个属于我和我老公可爱的宝宝,也许,这些会成为我毕生最大的夙愿吧?

    我看书看到晚上十点左右,想着也该是时候睡觉了,我抱着被子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这个地方让我充满安全感,而不是卧室的大床。

    我一个人不想睡那张大床,床上有沈琛的气息,这会让我感到难受。

    夜里,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大雨,这个夏天要过去了,秋天即将来到。

    我有段时间没有回去见我奶奶了,等我调整好心情就回去看望她,只是,我没有办法告诉她,陆毅铭已经死的事。

    她年纪大了,经历不起打击。

    翌日,我睡醒后,手机拼命的狂轰滥炸。

    “喂。”我有气无力的接着电话。

    “苏唯,今天我放假,你换一套运动装出来找我,我带你去爬山。”

    电话是恬馨打来的。

    我没有拒绝她的提议,我也该是时候出门见见太阳,做做运动了。

    她平常一到休息时间恨不得睡个天荒地老,可是今天却打电话给我,邀我一起去爬山,目的就是要我开心一点,避免我沉浸在陆毅铭死的那坏情绪当中。

    我换了一套运动装下楼,打车前往目的地与恬馨会合。

    我们手牵着手一起去爬山,见面的时候也没有激动的抱作一团大喊大叫的,我现在的心情已经笑不出来了。

    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离婚,前夫婚内出轨再婚,再到我借种成功后流产,最后是陆毅铭死的事。

    这一连串的事我到至今为止仍没有消化。

    我们花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终于登上了最高处,我俯视着山脚下的风景,近处的楼,远处的山脉,所有的景致在我眼前生动,充满着诗情画意。

    恬馨扯开嗓门大声喊了起来。

    “苏唯,你要幸福啊,一定要幸福,老天,求你把我的幸福送给苏唯一半。”

    她双手放在嘴边大声的呐喊起来。

    山谷间回荡着恬馨的声音,我站在她的身边,心里暖暖地,眼眶不禁泛红,我这一生唯一的好就是有一个好朋友在身边。

    “馨馨,我会幸福的,你不要担心,我们都会幸福的,好人会有好报。”

    我抱住她,哭的泣不成声。

    这算是陆毅铭死后,我痛痛快快大哭的一次。

    这样也好,郁结堆积在心中会形成病,抒发出来反而会舒服。

    我和恬馨爬完山,她请我吃火锅,没有沈琛的回至尊天府,我一个人反倒也过得轻松自在,不爱一个人是有底气的,假如爱上一个人会显得我特别卑贱。

    我庆幸,目前的自己是一个完整的独立个体,但愿以后也是。

    中午,我和恬馨分开后回到了至尊天府。

    我一进去,发现玄关放着一双男士皮鞋,不用问沈琛在。

    “去哪儿了?”他磁性的嗓音冷厉的道。

    我走到沙发前坐下,脱掉了运动服外套。

    “去和恬馨爬山了。”

    我淡淡地道。

    对于的话没有说出口。

    “明天我会出差,你准备准备,李裘明天会接你去机场。”

    他说道。

    我听出来了,他出差我要作陪。

    “好。”我答应沈琛的意见。

    “还有,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你会和我睡在一起,而不是和六十岁的老头子睡在一起。”

    沈琛的黑眸睨着我,冷冷地道。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什么意思?”

    他的黑眸睨着我,唇角勾起,扯出一道好看的弧度,磁性的嗓音冷冷地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我这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沈琛的意思是,他会带我去见那个六十岁的老头子?

    何新,你究竟搞了什么花样?

    “沈琛,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我知道,我一直吊高来卖,男人兴许会稀罕,但是一直这么做,也不是个办法,我需要想个法子,推翻我和沈琛之间这倒横亘。

    “什么交易?”

    他阴郁的冷眸睨着我,冷厉的道。

    我笑了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