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20掌 沈总,和我做个交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0掌 沈总,和我做个交易

    “如果,我说我愿意试着去爱你呢?”

    我的双眸直勾勾地望着沈琛。

    我说的这句话不是违心话,既然敢提出来,肯定会努力去做。

    沈琛清澈的黑眸睨着我,勾唇冷笑,“苏唯,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耸耸肩,表露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

    “当然,我说的话肯定会负责到底。”我笑着靠近沈琛,柔软在他的手臂上若有似无的碰触着,“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我吗?身体又有什么用,毕竟睡久了会失去味道,这世界上没有一直喜欢又不会令男人感到乏味的身体,唯有实实在在的爱,才能满足男性虚荣感,不是吗?”

    我吃定沈琛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

    我应该换句话来形容他。

    他是一个贪念极强,欲望无穷的男人,一开始想得到我,现在得到了我,应该不算满足,他想要的是连人带心的交易。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成全他呢?

    而且,想要沈琛给我便宜,那我也得付出相应的代价,这就是我与他的交易方式。

    “苏唯,爱这个东西是无形的,你认为你说的这些我会上当吗?”

    沈琛勾唇讥笑,黑眸睨着我,冷冷地道。

    我并不意外他会反对,毕竟会轻易答应我的要求和提议,那个人就不是狡猾难缠的沈琛了。

    我离开他身边,既然没有用,那又何必继续去蹭他的手臂。

    我刚起身,脚步才迈开一步,下一秒,沈琛的五指攥住我的手腕,紧接着我跌坐在他的双腿上。

    “干嘛呢?我要去洗澡了。”

    我愠怒的娇嗔道。

    我明白男人的心理,撒娇是没错的,可是过分的撒娇只会厌烦,嫌弃,必要的时候保持一点小脾气才是最有爱的。

    男人都喜欢野性难驯的东西,就好比是一朵野玫瑰,它长有刺,可是他们不怕受伤,因为贪图玫瑰够娇媚。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男人的劣根性无非如此。

    “假如,我答应你的请求,那么你认为爱一个男人的方式是如何的?”

    沈琛反问我,黑眸灼灼地盯着我的双眼。

    他的确是一个充满男性魅力的男人,可是我现在和沈琛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办法一下子发展到炙热的地步。

    毕竟,想要勾引他,我认为需要一定的套路。

    “沈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明没有兴趣,又何必打破沙锅问到底呢?”

    我笑盈盈地望着他,内心平静得很。

    沈琛这种男人,不能一步登天,要慢慢来,蚕食鲸吞。

    我自认来日方长,大不了我耗尽青春陪他来一场盛世繁华。

    总之,陆毅铭的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沈琛低头就要吻我的唇,我笑着伸出手挡住他的薄唇,眼尾一勾。

    “我先去洗澡,身上有味道。”

    我双腿轻巧的落了地。

    既然是情妇,那就是狐狸精,既然是狐狸精,那么就该拿出狐媚子的手段。

    我有过一场失败的婚姻,为了吸取从前的教训,这次得拿出手段和心机。

    与人为善到头来不过是被人骑在头上撒野。

    我死不要紧,可是陆毅铭的死,对我来说是毕生难忘的痛恨。

    他是我全部的希望,乃至我人生当中的曙光。

    既然他们把属于我的曙光抽走了,让我活在黑暗的地狱当中,那么我也要拽他们下来一起作陪。

    我洗完澡出来沈琛已经离开了,对于他来无影去无踪我倒也没有太大的心情起伏。

    作为情妇的首要守则,要等得,耐得住寂寞。

    他什么时候来,我只要摆出笑容,客客气气的迎接他就好,伺候完了再高高兴兴的送他离开便是。

    我自认只要给沈琛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即可,其他的,不用多加浪费感情。

    当然,他不在的时间里,我也不能枯等,没事学学外语,听听时事新闻,也是极好的,作为女人,我不好好提升自己,将来也是被抛弃的下场。

    我若不坚强,懦弱给谁看?

    晚上的晚餐又是一个人吃,我觉得有点无趣,走到衣帽间我挑选一件深色的连身裙,搭配一件浅色的开衫,头发全部扎起,露出雪白纤长的颈部曲线,戴上黑珍珠耳钉和项链。

    我望着镜子里倒映出一副姣好的容颜,除了脸色略微憔悴之外,其他的都OK。

    沈琛这一点倒是不错,钱,卡里主动给我汇好,鞋子衣服包包首饰应有尽有。

    我当然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这并非是出于喜欢我,爱我的,只是怕我穿的不好,戴的不时髦走出去丢他的人。

    男人的那点虚荣心作祟起来比女人更可怕,可笑。

    我打车前往市区,打算随处走走。

    我挑了一家火锅店,恬馨就在附近的大医院上班,我发了信息给她,问她要是下班了就过来,要值班就算了。

    没多久恬馨回我信息。

    【正要找你吃饭,老地方见。】

    我们俩所谓的老地方就是火锅店,这一家火锅店是网红店,一到饭点就排满了长龙。

    我很快领到号码牌,率先进去,这时候有人不乐意了,揪住我的包包带子。

    “哎呦喂,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丧门星。”

    我的前婆婆陈金花在大厅广众之下当着众人的面冲我挑衅。

    我拉开包包,从包里掏出二千块。

    “谁替我打她十个耳光子,这钱就归谁。”

    我一巴掌连带钱拍在了领号台上。

    人群里冲出两个小伙子,亢奋的说道,“姐,这话可是你说的。”

    我对着他们冷笑,“姐看这老婆娘不爽很久了。”

    于是,我双手抱臂冷眼旁观看着我前婆婆陈金花,被那两个年轻小伙子扇耳光子,我这里的郁结总算有那么一丁点儿感到了舒服。

    “你……苏唯,你不得好死。”

    她脸颊肿高的望着我叫骂道。

    “啧……我是不是不得好死就不知道了,可是我肯定比你晚死,你这把年纪我看也快了。”

    我冷冷地道,无视周围看我的异样目光。

    解气。

    我要让何新以及我的前婆婆知道,过去的苏唯已经彻彻底底死了,现在的苏唯是被他们逼出来的。

    以后,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