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154章 我对他的了解甚少甚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54章 我对他的了解甚少甚少

    沈琛最终还是将索求“回报”在我身上实施的彻彻底底,而我没有拒绝的权利,因为这是我欠下的债,得还。

    可事实上,这些也仅仅是我编织出来的一个美好理由罢了,假如,沈琛想要我留在他身边,就算是我反抗,挣扎,也没有用。

    他的手里捏着太多太多能够让我妥协的脉络,只要他的五指稍稍一用力,随便扯断我在乎的脉络的其中一根,我将会痛不欲生。

    很多时候,我在想假如我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我应该会好过些吧?

    我想不会的,没有人会轻易的选择走向死亡,自杀是非常懦弱的行为,到那时候我会想,我要活着,也许有天我会遇见一个深爱我的男人,一个温暖如春的男人。

    我想,这些仅仅只是我想……

    结束后,沈琛一如既往的去了洗手间冲凉,他连看我一眼,或者和我多说一句话也不肯了,我穿好衣服,匆匆地离开酒店,这个时间回恬馨的公寓有点尴尬,我怕吵醒恬妈,最终决定回至尊天府,好在这个时间的天有点微微亮,不至于碰上什么危险。

    进入隆冬后,这座城有点湿冷,我走在清晨的大街上,身体和心像被冷水浸润过,冷的直打哆嗦。

    打了一辆车我回到了至尊天府,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回来,这里并没有什么变化,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屋子里的空气透着些微粉尘,我打开了阳台的门好进行空气流通,然后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有点疲惫,也有点累。

    总觉得想沈琛这个男人让我越来越难懂。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最初的时候是非常喜欢缠着我,现在不是喜欢缠着我,而是和我保持距离,可是唯一有一件事没有改变过,就是在床上的事。

    我静静地坐着,脑海里回想起他对我说的那些话,他对我做的某些事,只要每回忆一次,心就会痛上一分,我从高领毛衣里面掏出戴在脖子上的羊脂白玉,为什么我就不能像许秀清那样清高,脱俗呢?

    也许,她也会与我一样每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不停的责问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会吗?

    我坐在客厅里,放在身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吓了我一大跳。

    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号码,很快接通了电话,“苏唯,你去哪了?这么一大早就不见你的人影。”

    “昨晚沈琛找我,我现在在至尊天府,馨馨你别担心,今天午饭我就不来吃了,晚饭的时候我会自己过去。”我和恬馨交代昨晚发生的事。

    她握着手机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隔着手机屏幕在那端深深地叹息。

    “馨馨,你去上班吧!路上小心,我进去躺会儿。”

    我率先挂了手机。

    要是再和恬馨聊下去,我保不准自己会不会在手机这端失控到哭出来?

    通话结束,我去了客房,掀开被子,衣服也没有脱掉躺在了大床上,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两边不停的流下来,我没有想到要哭,这大概是内心的感受,一时之间涌上来就觉得特别酸楚。

    我抱着被子,安静的躺着,本来想蜷缩身子,可是我目前的手和脚还是修养状态,没有办法做太夸张的动作。

    这一觉我在心痛中昏昏欲睡。

    我睡到中午,手机不停的响起来,被吵醒后,实在没有办法选择接听。

    “顾三,嗯?这个点你还约我出来吃饭,你不是应该早就吃完了吗?”

    我握着手机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靠着床头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

    时间显示已经一点半了。

    这个点吃什么午餐呢?

    下午茶都可以开始了,他却这个点吃午饭。

    “苏唯,要不然你陪我吃下午茶,我们聊聊天,最近我去了一趟,我听到了一些消息想告诉你。”

    顾然在电话里神神秘秘的说道。

    我最终拗不过他,还是想着去见他一面。

    我起床,洗漱完毕换了一套离开了至尊天府,出去之前我查看了冰箱,发现里面有新鲜的食材,这帮家政也够勤快的,连食材都采买,难怪现在的工作者喜欢找钟点工,省时间又方便。

    今天天气还算晴好,我也没有打电话给女司机,当我下楼时,发现顾然已经等在了楼下。

    “苏唯,上车。”他推开副驾座的车门。

    我没有疑虑,走上前坐进去,关上车门系上安全带。

    “在电话里听到你说去了一趟邻市,为什么有话要找我谈呢?”我比较好奇,顾然究竟是什么事需要找我谈。

    他双手握着方向盘,笑着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觉得他也真够调皮的,一件小小的事还要对我进行隐瞒。

    没多久,车子驶到一处茶餐厅外面停下,我们下车,顾然领着我往前走,我们挑了一处视野比较好的位置。

    坐下后,侍应递上餐牌给我们。

    “你来点,我都吃的。”我没心情看餐牌,推给了顾然做主。

    他点的东西比我想象中看上去要可口。

    没多久侍应送上下午茶,他和我说起了正事儿。

    “你知道陆毅铭在学医吗?”顾然反问道。

    “这怎么可能?我弟弟选的分明是建筑系。”

    我感到惊讶。

    陆毅铭怎么会去学医呢?

    “苏唯,你看看这篇论文,这算是陆毅铭写的,而且上面的数据全是他自己分析的。”

    顾然把一张报纸递给了我。

    我低头一看,发现上面显示攥稿人的确是陆毅铭,而且还附上了一张小小的寸照。

    “这怎么可能?”

    我有点纳闷。

    陆毅铭选择的是建筑系,可是他私底下瞒着我偷偷自学医学。

    为什么要瞒着?他要是说转系,我也会同意的,家里出一个医生也没什么不好的。

    我想到他那本皮质笔记本的事,上面写的那个论述极有可能是这些关联,不过这件事我得找恬馨看看,别人我不放心。

    “顾然,我是的的确确不知道陆毅铭在学医。”我淡淡地道,语气平静。

    我的内心已经翻江倒海,他到底还有什么隐瞒着我?

    突然,我发现我对我的弟弟了解的甚少甚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