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619章 秦桑到底藏了什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19章 秦桑到底藏了什么

    李裘很快回了我的信息。

    【算是,先生在出国前吩咐过我,要是苏小姐有什么需要可以及时通知我。】

    我有点意外,沈琛居然真的有让李裘在暗中保护我。

    现在想来,沈琛对我也不算是没有感情,只是有些爱不能再以爱情的方式呈现,倒是可以以另外一种方式来进行表达,我内心有些动荡起来。

    【李裘,我现在在邻市,你去帮我调查一下关于秦桑的女儿,她现在大概八岁了,照片什么的我并没有,毕竟秦桑坐牢多年,孩子要是还在的话,被何家抱走的可能性比较大,我的前婆婆陈金花应该从牢里出来了,麻烦你跑一趟。】

    我本来可以和李裘打电话,就是怕秦桑知道的太多。

    这件事让两边的人去办理了,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有通知,那么秦桑到时候就会过问我消息来的有点缓慢。

    这是为了避免让她发问,我才会选择用短信息的方式和李裘交代事情。

    【是,苏小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裘很快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和李裘聊完后,内心感到一阵轻松,只要沈琛留下了这个智囊给我,那么最近的日子不会太难过,加上我另外一方面还有恬馨的帮助,算下来,麻烦不会太难熬。

    秦桑还在睡觉,我听到她在里面的打呼声,心里很清楚就算是在疗养院里,她的行动是自由的,可是她心里也一样很担心。

    我和她的唯一想法是一样的,要活着,活着离开。

    我可以想象,她在睡觉的时候也是很提防周围的一切环境。

    我认为秦桑的确不能轻信,只是目前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我要是表现的太紧张,相信她对我也会有一定的防备之心,人其实都一样。

    谁防着谁,心里肯定都有点感受。

    我走带厨房准备了晚餐,饭热一下就能吃,菜中午吃剩的还有,手不需要太沾水。

    热了饭我走到客厅坐下,打开电视想看看新闻,电视的声音调低,我看到新闻里播放的内容大多数都是大同小异,每一天其实都差不多的分类,直到一则信息引起了我的关注力。

    有一个人死了,被发现是死在废弃的工地上,而那个女人的脸全部被划花了,这么做肯定是凶手不想让人认出面容,甚至连十个手指头都给剥了皮,这人简直丧心病狂,我看到那人手臂上的一个胎记,这一点我有印象。

    这人就是和我参加游戏的那个女的,原来这人真的死了,高市长好狠毒的心,这是赶尽杀绝,为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个的从疗养院出来。

    我吓得拿在手上的遥控器摔在了地上,碰巧秦桑走出来。

    “你在看什么呢?”她走到我身旁,坐在沙发上。

    我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遥控器,然后放在茶几上。

    “这次的事情比想象中要严重。”我没有看秦桑,眼睛一直盯着电视机屏幕。

    她没有被我的架势吓唬到。

    “发生了什么事?”

    秦桑问我。

    “参加游戏的那个女的你还记得吗?就是你给我刀片,我才侥幸获胜的那场游戏。”她暗示她。

    秦桑的视线也落在了电视屏幕的方向,她看到公安机关要彻查这件事,心里一下子有了想法。

    “你的意思是,这个死掉的人就是和你参加过游戏的那个女的?”

    “是,高市长的手法非常残忍,叫人把她的脸划花,为的就是不让人认出真实容貌,另外一个手段就是剥掉她十根手指的皮,就算想从指纹辨识也非常难以做到。”

    我向她表达了我的看法。

    秦桑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她感到害怕,“真没有想到那个人原来这么恐怖。”

    “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可别忘记,你爸爸是被人从楼上推下来摔死的,你不可能不知道,林语柔的父亲是被人在监狱里杀掉,林语柔死的更惨。”我内心唏嘘不已,想到那些死去的人忍不住有了同情心,“你要是知道什么,最好先告诉我,要不然你哪天遇害了,就算你想照顾你的女儿,也需要一些资本,不是吗?”

    我这些都是后话,并不是觉得秦桑应该还藏着什么,只是我心里有个确定,她应该有什么是高市长忌惮的,否则,她怎么会获得自由行走的权利,并且也没有杀死她。

    由此可见,她手里有高市长想要的某些罪证。

    虽然这些只是我的猜测,可我认为应该是有那份东西的。

    “你自己慢慢考虑,我去厨房看看。”我从沙发上站起来。

    秦桑的眼神让我更加确定了那句话,不过,我对秦桑只有一个想法,她的犹豫是我应该去攻克的,一旦从她手里拿到那个证据,那么我就大获全胜。

    我进了厨房,微微叹了一口气,好险,我终于从一件事当中看透了另外一件事,跟在沈琛身边多年,可算是没有白白浪费身上的某些领悟力。

    这全部得感谢沈琛,要不是他一直嫌弃我笨,我到现在还没有想透关于这次的事件有多严重。

    “先吃饭,晚饭好了。”我和秦桑说道。

    她走进餐厅开始用餐,我有想过,她上次告诉我的那个存在的东西估计是幌子,没有人会把东西藏到墓地那边,如果真的有也会被高市长拿走。

    唯一有可能,那东西应该在我们猜不到的地方。

    我端着碗用餐,想到中午和恬馨打过电话,主动和秦桑提及,“关于你女儿的事,我已经让恬馨去查了,有什么消息我会立刻告诉你。”

    我和秦桑说明,恬馨会派人去找她的女儿。

    “好,我知道了。”她说道。

    我相信她心不在焉的样子应该和我说过的话有关系。

    只是我不确定秦桑会把那份证据藏到哪里去,一份连高市长都害怕的证据,这让我感到匪夷所思。

    有什么地方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呢?

    晚饭后,秦桑洗碗,我坐在餐厅里。

    “沈琛要是回来了,你最想要他帮你做的事除了找你的女儿之外,还有什么呢?”我问道,想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