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715章 深刻的孽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15章 深刻的孽缘

    “苏唯,你是生气了吗?”沈琛低下头望着我,他很快又纠正,“不对,应该说你是吃醋了。”

    我很想一脚踹死他。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是想知道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沈琛望着我,目光非常真诚,缓缓靠近我面前,“是个旧识好友,可能她知道我离过两次婚,并且第一人前妻已经死了,可能对我有非分之想。今晚只是巧遇,并不是我特别出去见的面,这主动投怀送报大概是想靠近我吧?”

    我伸出手戳着沈琛的胸膛,生气的开口,“什么叫大概想靠近你,人家明摆着就是想靠近你,想成为你的下一任妻子,真看不出来你这魅力不小啊。”

    他没有要松开抱住我的动作。

    “苏唯,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沈琛逗我。

    我一脚踢过去,他大概没有想到我会用力。

    “滚你。”我气呼呼的转身打算进入宅子,不想再理会这个秀优越感的男人。

    我走了一段路程,才意识到一件事,脚后跟好像擦破了皮,我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问题。

    “别动,你给我站在原地。”

    沈琛的嗓音突然变得凌厉。

    我心想坏了,应该是脚后跟的伤口被他给看到了。

    我没有动,站在原地也没有转身,等到他走近我面前,“脚后跟是怎么受伤的?”

    我没有逃避回答,“看到你回来我一高兴就没有顾及受伤的事。”

    “疼吗?”他问我。

    “好像没什么感觉,倒是你现在一问,我才觉得是有那么一点点痛。”我觉得这只脚八成是要报废了。

    沈琛没有说话,二话不说的抱着我往宅子里面走去。

    看样子,他这是要打我了。

    现在的我无论犯什么错误,沈琛都不会为难我,除了让自己受伤这件事。

    他绷着俊庞,一张英俊的脸很臭,大声命令佣人去拿医药箱。

    “你神经病啊,好端端的凶他们干什么?我都说了是我看到你回来了,比较高兴,所以才会受伤的。”我又做出了一遍解释,希望他能够快点息事宁人。

    佣人拿来医药箱,沈琛抓着我的脚帮我擦药。

    “下次你再让自己受伤,或者流血,你以后直接轮椅别走路了。”沈琛威胁我。

    我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并不是想要把我的双腿给打折,而是不想让我亲自走路。

    “沈琛,一会儿你还能用餐吗?可以的话,陪我吃一点。”

    我想要他陪着我一起用餐。

    沈琛没有拒绝,“我本来就是赶着来陪你用餐的,在外面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就喝了一杯咖啡,肚子里现在空荡荡的很。”

    我一把抱住沈琛,开心的往他身上蹭了蹭。

    “嗯,香水味还是很臭,不过你这个人我勉强能够接受。”我对沈琛说道。

    他并没有生气,帮我擦完药之后,陪着我去了餐厅。

    “你先吃,我去洗个手。”

    沈琛说道。

    我低下头开始用餐,等到沈琛回来的时候,我发现他已经脱掉了西装外套,大概是把我说的话给听进去了。

    晚餐结束,沈琛陪我上楼休息,对于顾然的出现和这个人的任何细节问题我一概没有提及,甚至连半个字也没有开过口,我不打算过问,他能够处理好的事我就没有必要去关心,何况现在的我即将要嫁给沈琛,从前的事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和这个男人的璀璨未来。

    晚上洗完澡,我躺在床上,沈琛抱着我,“你为什么叹息,今晚从我回来开始你就好像心神不宁的。”

    我往他的怀里缩了缩,“没什么事就是习惯性的叹息。”

    “如果是那个女人的事,你不要担心,这种人和我擦不出什么花火,而且,我已经是一盒老火柴了,除了你,也不乐意再去擦什么火花。”沈琛略有所指的说道。

    我笑了,“臭不要脸,你还知道自己是老火柴了,还说什么擦火花,你顶多就是加热功能,火花就拉倒吧。”

    沈琛不经意间提及的这个话题倒是让我的心情有了改善。

    “好啊,你取笑我,没事,能不能擦出火花还是只能加热这些我现在就可以和你试验试验。”沈琛抱着我突然翻身而上。

    我平静的躺在床上,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别闹了好吗?太晚了,你这不是明天还要上班吗?至于那个对你主动投怀送报的女人,我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我就是担心你。”

    沈琛又躺在我的身旁位置,不改抱住我的动作。

    “为什么要担心我呢?”他反问道。

    顾然这件事我不想过问。

    “沈琛,无论你想做什么,心里或者有什么想法就去执行,我和你经历过很多的挫折,也明白了岁月最后留给我们的依然是重头开始,所以,今晚你见过的人打算如何处理你自己拿主意,我不想过问,也不会来干涉。”

    我已经彻底放下了。

    无论是顾然,还是许秀清。

    顾家的人对我的确有过恩,在沈琛舍我而去的那段难熬的时光里是他们陪伴着我,可是也有一件事是他们欠我的。

    假如,陆毅铭的死真的是顾然造成的,那么他就是刽子手,这一层身份永远无法改变。

    “睡吧!这种破事留给我一个男人去操心就好,今晚我允许你睡觉的时候梦到儿子。”他低头亲吻我的额头。

    我抱住沈琛,往他的怀里靠去,闻着他身上特有的气息,心情一下子变得平静。

    “晚安,老公。”

    我轻声说道。

    沈琛抱住我的动作开始微微一僵,最后拉高被子盖在我身上。

    我承认所有的事会变得明朗,所有不好的人也会变得慢慢消失不见,在这一片温暖的阳光里,我只要沈琛一个人留下就足够了。

    第二天早上我睡过头了,沈琛没有催我,他等待着我收拾好才出门上班,在路上,他打电话给秘书早会推迟半个小时。

    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要跟着他去公司发呆,当一天的闲人。

    等我们来到公司楼下,我走进大堂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没有想到对方会主动找上门来。

    这段孽缘还真是深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