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301章 那个因为我远走他乡的男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01章 那个因为我远走他乡的男人

    “沈琛,你说这话我有点不爱听,对你热情就是我有不妥?那好啊,从现在开始我对你冷冰冰。”我推开他,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沈琛压下来,把我压在沙发上,他没有妥协,黑眸睨着我的双眼,手指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与他做对视。

    “告诉我,你没有事情隐瞒我。”

    他反问道。

    我没有动,一句话也不想说。

    沈琛的唇在我的唇瓣上若有似无的蹭着,舌尖描绘着我的唇形,我觉得有点痒,嘴一下子张开的时候,他的舌就探了进来,然后勾缠着我的舌一起缠绕。

    “唔……”我有点喘不上气,手推了推他的胸膛。

    他不为所动,继续压着我,手扯开了我的睡袍带子,昨晚没有穿衣服,睡袍下面是真空,皮肤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立刻起了鸡皮疙瘩。

    “沈琛,我难受。”我有点哭了出来。

    他没有说话,手一路往下,从我的锁骨到平坦的小腹,再是腰际线,任何一处都没有放过。

    最后,我被沈琛惹得意乱情迷。

    “你不上班……”

    我的话根本没来得及说完整,被他霸道的吻吞没所有的声音。

    这一切发生的有点突然,也发生的非常自然,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沈琛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对我的喜欢。

    结束后,他抱着我躺在沙发上累的直喘息。

    “做这种事你永远乐此不疲。”我无奈的说道。

    沈琛抱着我,低头吻了我一下,他得意的道,“是男人都喜欢做这种事,不喜欢的除非他不是男人,或者躺在身边的女人不够吸引他。”

    “就你理由最多。”我有点犯困,闭着眼睛问道,“你早上不上班吗?”

    他松开抱住我的动作,从沙发上起身,一边往衣帽间走去,一边说道,“现在去上班一样来得及。”

    我也跟着从沙发上站起来,穿上浴袍去了洗手间,我在浴缸里放了水,身体感到十分的疲累,想要好好泡一泡,至于沈琛,我不管他是冲凉还是泡澡。

    洗漱完毕,我继续睡觉,他去上班。

    我想到陌桑给我的那支录音笔,趁着沈琛出门去上班,我从包包里掏出了那只录音笔,当我按下那只录音笔的播放键,听到了一段对话。

    那段对话,我想是我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一件真相。

    我听完后,用手擦脸脸上的泪,那一瞬间我只有一个想法,这种背叛的滋味让我感到心灰意冷,万念俱灰。

    我把录音笔放回到包包里,回到床上躺下,拉过被子盖好,事出必有因,我一直以为幸福来的很快,只是我没有想到,这所谓的幸福原来只是被漂亮的糖衣包裹住的一颗话梅,是酸的,是涩的,根本不是甜腻的滋味。

    我躺在床上,把所有的事前前后后想了一遍,的确有迹可循,同样的,这件事不是说结束就能够结束。

    原先我还打算在圣诞节的时候与沈琛分别,现在想来,我应该继续留下来,还有些事我需要得到求证,否则,就算我离开了他的世界,这辈子活着,心里也会留下一定的烙印与痛苦。

    我闭上眼,打算先好好地睡一觉,养精蓄锐。

    等我一觉睡醒后是傍晚,我起床把空调关掉,推开窗驱散一下卧室里的味道,现在可以慢慢地准备晚餐。

    沈琛大致想吃的菜我都知道,趁着离开之前,我想多给他准备一些好吃的,他喜欢吃的。

    我站在厨房里,正在做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跑出去查看,发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陌生号码,我没有迟疑,赶紧接起来。

    “我是苏唯。”我率先向对方报上我的名字。

    “苏唯。”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听声音觉得很熟悉,想了几秒钟,接着脱口而出的喊道,“顾三。”

    顾然在手机那端发出爽朗的笑声,“对,是我。”

    我感到意外,许秀清还提及过他不打电话回家,不联系家里,没想到今天他就给我打电话了。

    “顾三,你在那里过得如何?”

    我想知道顾然的近况。

    他笑道,“前阵子教室塌方了,我受伤住院了,说是伤到了头,一直没敢和家里联系。”

    我听到顾然说他那边发生的事,鼻尖有点酸酸的。

    他会远离这座城市去那么艰苦的地方,完全是为了逃避我,我和沈琛在一起之后,顾然一直没能接受这个现实,后来他失踪了一段时间,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要去偏远的地方当支教。

    顾家就他一个男孩,加上,现在他的二姐不是亲生的,也就是说,他和他的姐姐才是顾家的亲生孩子,回到顾家,完全可以轻松的继承家业,可是他偏偏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路。

    “苏唯,在横梁砸到我的头之前,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你的脸,我承认有生之年与你是不会有可能的,可是,我对你的爱真的没有办法改变。”

    我握着手机听到顾然在他乡,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对我做出这番表白,我心里不是没有动摇的,我只是个俗人,并没有想象中来的那么超凡脱俗。

    “顾三,现在你什么也不要想,赶紧把身体养好,老师前阵子还在和我念叨你,说你已经许久没有打电话给她,还有,眼看快要过年了,你作为家里的独子,不可以丢下你的父母亲连一顿团圆饭都不吃,那样的话,他们该有多伤心?”

    我劝顾然振作。

    他仍然在电话那端笑,“苏唯,听到你这番话,我心里踏实多了,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

    “好,等你回来我请你吃饭,”

    我对顾然说道。

    普通朋友之间请客吃一顿饭又能怎么样呢?

    我和顾然通话结束后,进了厨房打算继续做晚餐,没多久沈琛的电话打来了。

    “怎么了?”我反问道。

    “今晚要加班,我恐怕没有办法回去用晚餐,有张图纸临时出了点问题。”

    沈琛说道。

    我听他说话的语气非常焦急。

    我没有迟疑,“那行,你先忙,到时候再说。”

    沈琛没和我继续聊,他很快挂了电话,我还是选择去了厨房准备晚餐,他不能回来吃,可是我可以送去给他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