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第348章 爱你,我需要拔掉身上所有的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48章 爱你,我需要拔掉身上所有的刺

    沈琛没有说话,默默地坐在一旁沉默,我说了那么多的肺腑之言,酒一下子就醒了。

    我当然知道对于我来说,和沈琛摊开来谈这些话意味着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可是我不在乎。

    “你要洗澡就洗澡,要是不洗澡,我先去洗。”我从床上站起来,开始脱掉外套。

    我朝着洗手间走去,沈琛阴冷的嗓音在我背后响起,“在你看来,我那些过去为你做的所有在你眼里一分不值。”

    “我的意思是,你和我注定没有好结局。”

    我转过身,面对着他直接把话给挑明了。

    我心里有很深的抵触,并不是因为最后的结局和他闹别扭,而是昨晚我在非常放松的情形之下说错了一句话,然后沈琛要追究到底,并且和我进入了冷战状态。

    “沈琛,我想我变不成你想要的那种女人,他们在你怀里的时候应该像一只猫儿会撒娇,会讨你欢心;当你有事不能来的时候,他们就会像一只狐狸,明辨是非,懂得进退。”

    我站在他面前继续说道。

    “而我呢?我其实就是一只刺猬,在爱上你的时候,我需要拔掉我身上所有的刺,可是当我忍受着痛和你欢欢喜喜的在一起,你会突然推开我,那时候,不但是拔刺的伤口痛,我的心更痛。”我和他讲述我的心里话。

    沈琛没有说话,他依然保持着沉默。

    我也没有说话,然后我推开门进了洗手间洗澡,等我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并没有沈琛的身影,他什么也没有给我留下,甚至是一张字条也没有。

    这男人是我见过最狠毒的。

    我这么评价他,绝对不是在骂他,而是在夸奖他。

    我得知沈琛离开了,后来我又回到了洗手间打算吹干头发睡觉,等头发吹干后,他依然没有要回来的迹象。

    我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下。

    这一宿,我在陌生的城市里,独自一人开着灯失眠了。

    我一旦有心思就难以入眠,沈琛和我吵架,虽然事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对我来说,心里的难过是一定会有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想到他好不容易跑来了苏州,可是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我辗转下身子,心里越发觉得委屈,眼泪瞬间滑落。

    我睁开眼,伸出手擦掉眼泪,想掀开被子穿上外套坐着,可是房间里太冷。

    经过几个小时的挣扎,我渐渐有了困意,手机调的闹钟在此时响了起来。

    我按掉闹钟只好起床进行洗漱,今天要回城了,我打算买了飞机票之后到了之后就去买车票,然后回乡下。

    反正对于我来说,讲座也听完了,该有的任务也结束了,没什么好牵挂的。

    早上,我和许秀清在大堂里碰了面,然后我们一起去了酒店的餐厅用早餐。

    “苏唯,昨晚好像沈琛来了。”她和我聊天。

    “对,是他。”

    我没有否认。

    沈琛来了是事实,这并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那么,你们怎么不一起回去呢?”她问我。

    “他工作忙,来了一会儿屁股还没坐热就急着回去了。”

    我向许秀清隐瞒了一些实情。

    有些话,我不想一肚子透露出来,毕竟,人心隔肚皮,她怎么想我是她的事,那我想不想说就是我的事。

    后来,我们没有继续聊天,各自开始用早餐。

    吃完早餐,有人来送我们,我和她收到了很多特产,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非常黏的女孩送了我一件刺绣作品,而且她的作品我也看到过,只是我并不知道那就是她本人。

    有些人冥冥之人是注定要相遇的,哪怕是短暂的。

    我和许秀清乘坐机场的专车前往机场,一路上我来回翻看手机,没有任何电话也没有一条短息信你。

    也好,那就让我们彼此都安静一下吧!

    专车送我们抵达机场,并且把机票递给我们,这是酒店代买的,我认为这项服务也挺好,起码我们不需要亲自跑到柜台前去排队购买。

    离登机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和许秀清拖的行李箱比较小,我们没有打算托运,直接可以进入安检区,过了安检后我们坐在休息区休息。

    中途,我听到许秀清接了一通电话,好像是顾然打来的。

    “两个小时后你来接我,嗯,苏唯也在。”她提到了我的名字。

    我认为应该是顾然问到了,要不然她也不会说。

    很快,轮到我们登机,上了飞机之后,我和许秀清的作为是连在一起的最里面靠窗的还坐着一位陌生人。

    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在飞机上眯着眼休息了一会儿。

    等飞机降落,我养足了精神。

    我打算今天回到乡下后好好地休息一下,该给心情松弛松弛。

    下了飞机,我和许秀清走出机场,我和她在通道口道别,我不想看到顾然,他现在见或者不见没什么差别。

    我走到机场外面打车去了动车站,运气很好买上了动车票,同样是两个小时,我又可以好好发一会儿呆。

    下了动车,我乘着公交车回到老太太的家。

    一进去,我发现院子里好像大变了样,好像有人特地进行了整修,当我看到沈琛穿着便服从里面走出来,双手脏兮兮的样子,我真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我没有理会他,拉着行李箱继续向前走。

    “既然回来了,就帮我准备午餐。”他对着我的背影说道。

    我没有迟疑,赶紧回答,“这里也有外卖,或者你出去吃。”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情夫吗?那你帮我做饭也没什么,不是吗?”

    沈琛理直气壮的反问道。

    我觉得和他说话真心有点累。

    “吃吃吃,你上辈子猪八戒投胎的。”我没好气的嘀咕道。

    “没准儿还真的是。”

    他立刻接下了我的话茬。

    有了沈琛这么一句话,我心里就算有再大的委屈,我都不敢向他撒气。

    要他和我说一句“对不起”是非常难的,这样的认错方式已经算很好了,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来了乡下,他也会在。

    想要逃避他都避不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